三掌門 > 影帝的戲精應用 > 第2章 我是你“女朋友”

第2章 我是你“女朋友”


  機會真是說來就來。

  “練過些武打,平時喜歡跑酷。”寧昊廢話不多說,活動了手腕和腳踝后,一個跟斗就翻了出去。

  既然要展示肯定要展示高難的:

  三個前手翻助力后來了個空中360°屈膝轉體,緊接著再次騰身而起,連做了兩次單旋倒掛......

  雷大頭瞪大眼睛,驚訝的看著不斷騰空翻轉、展示各種高難度動作的寧昊。

  沒想到自己手底下的新人群演竟然還有身手這么棒的!

  他驚喜的打了個響指:“可以可以,有這么兩筆刷子在橫店混就輕松多了,你過來。”

  寧昊拍掉手上的灰塵,到他面前站定。

  雷大頭踱了幾步,端詳了幾十秒之后卻突然皺著眉頭說:“你這也不行呀。”

  嗯?

  寧昊納悶了:按照正常流程不應該一臉欣賞的夸我“玉樹臨風,身手不凡”、“我觀你骨骼清奇必是當影帝的料”之類的話。

  這怎么突然就不行了?

  “群演長得太好其實不一定方便接戲,你瞅瞅你這細皮嫩肉的臉,哎呀呀~”

  雷大頭一邊說著,一邊用拇指和食指著扒拉著寧昊的下巴左看右看,露出一副嫌棄的表情。

  寧昊:(°Д°≡°Д°)

  他拍了拍寧昊的后背:“你個子這么高,又長得一副明星相,臉要是再太白凈的話,跟主角站一塊肯定要搶鏡的。”

  “你麻溜利索的回去,把臉稍微曬黑一點,要不然接‘群特’有限制。”

  說著,雷大頭用打火機點燃一根中華香煙。

  寧昊眼睛一亮:“雷哥,你的意思是我可以接群特?”

  群特全稱是特約群演,也可以叫做前景,比普通群演高一個層次,雖然一樣沒有臺詞和戲份,但卻可以直面鏡頭。

  多出一個固定的正面鏡頭要求就便得高了許多,男群特身高不能低于178cm,而且長相要好看,至少是中上的級別。

  當然形象也不能太出挑了,搶鏡。

  雷大頭沒有給出絕對肯定的答復:“我可以給你報戲,但是群特跟群演不一樣,劇組還得再把次關,咱自己說了不算。”

  他深吸一口煙,從中間升起的煙霧將兩人模糊隔離開,雷大頭透過煙霧重新看向寧昊的臉龐。

  嗯,這小子現在灰嗆嗆的樣子比剛才正常多了。

  這好像就是那幫玩攝影的經常說,那叫啥來著?好像是......高級灰吧。

  寧昊偷偷屏住呼吸以免被嗆著。

  重生前他怎么著也是央戲畢業的二線演員,論起條件和實力完全可以跳過群演、群特、特約、角色等一大堆底層階段。

  現在的問題在于他沒人脈沒資歷,自己去劇組報戲負責人恐怕理都不會理,先跟著群頭積累資源,然后再尋找機會也不失為一種選擇。

  寧昊一口答應下來:“雷哥放心,我肯定努力。”

  雷大頭滿意的點頭:這小子還挺聽話,不像某些剛來橫店做著明星夢、仗著自己有點本錢就好高騖遠的小年輕。

  “你叫啥名?”

  “寧昊。”

  非常巧合,這具身體的主人和他一樣,名字也叫寧昊。

  “今晚下完工,大概五點左右吧,你拿QQ私聊我一下,我拉你進群特的報戲群,然后等我在群里通知就行。”

  通常群眾演員至少干滿三個月才能進群特的報戲群,除非群頭關照,否則進了也會被踢掉。

  ——這是橫店約定俗成的規矩。

  “多謝雷哥,嗯......明天想請您吃頓飯,不知道您有時間沒?”寧昊問。

  群頭有意提拔,那肯定要請頓飯打點一下。

  “行,有空再說吧。”

  雷大頭點頭答應,算是接了寧昊的好意,隨后叼著煙頭,一路噴云吐霧的返回了片場。

  群特工資要比群演多一半,每天七十塊左右,寧昊前世在讀大學期間跑過兩個月群演,沒想到現在剛來橫店就能晉升群特。

  還得多虧重生帶回來的打戲基本功。

  甭管怎么說,現在基本的經濟來源已經有著落了。

  寧昊低頭,嫌棄的看了看身上的服裝,群演們穿的演出服常年不洗,因此不僅臟兮兮的,聞起來還有一股子怪味。

  對于他們來說,挑到每月一洗的戲服都算天大的幸運。

  “也不知道多少年沒穿這么爛的戲服了。”寧昊三下五除二將其換下,雙指嫌棄的捏著它們,扔回道具車。

  臨走前他最后望了望這部抗戰劇轟轟烈烈的片場:

  帶著鴨舌帽的郭導坐在鏡頭后,用著一口港普指點江山:“你被他一拳打飛之后,表情一定要顯得猙獰,要多痛苦就有多痛苦那種.....”

  “第九場三鏡一次,Action!”

  只見一名民乒摸樣的人從天而降,真的是吊著威亞從房頂近乎飛著下來,攔在一群沖鋒槍不離手的大軍前方。

  隨后他一掌打在敵方領頭的胸口,對手演員直接被威亞吊著飛了出去,同時還伴隨著慘叫在空中轉了好幾圈。

  ——如假包換的抗曰雷劇。

  “辣眼睛。”

  橫店,萬盛街。

  萬盛街是橫店著名的三條街之一,寧昊所租的公寓就在街道東邊老房區的三樓。

  橫店這邊消費不高,寧昊現在和三名室友合租一間,每月租金才一百多塊。在這邊打拼,省錢向來是第一法則。

  當然了,租金低也意味著環境差。

  沒有獨立衛浴,一個樓層共用兩個衛生間,租的小房間放了兩個油漆脫落的上下鋪和一張小桌,三十平米的狹小空間內擠著四個人。

  萬盛街人聲嘈雜,寧昊駐足在一家服裝店前。

  他本打算對著櫥窗里的鏡子理一理頭發,然而當他看清自己現在的長相后當即呆住。

  ——這人不僅與他同名同姓,居然連長相都幾乎一模一樣!

  這具新身體的記憶如潮水般涌來,寧昊大致梳理了下,發現他重生后來到的這個新世界,時間線與以前略有不同。

  難道我重生到了平行世界的自己身上?

  “素胚勾勒出青花筆鋒濃轉淡,瓶身描繪的牡丹一如你初妝......”

  手機鈴聲響起,寧昊從褲兜里摸出一部2008年款的諾基亞滑蓋機,不過屏幕上并沒有來電顯示。

  “喂?”寧昊接起。

  “嗨呀!我可總算打通了,現在有點兒急事要跟你說。”

  是個非常清脆悅耳的女聲,不過語氣顯得十分急促。

  “請問您是?”

  對方壓低聲音:“你可千萬不能見死不救啊!”

  寧昊翻了個白眼,這年頭電信詐騙的套路還真是低級的要死,估計接下來就會說:是你媽,被綁架,快打錢。

  “您要是有什么需要,不如我幫您轉接110吧?”寧昊打算逗她玩玩。

  “轉......轉什么?我是范雪瑩。”

  范雪瑩?

  寧昊馬上在記憶中搜索到這個名字的相關信息:這位,竟然是他的女友。

  不對,準確的講應該是前假女友。

  他們本是關系要好的朋友,事情的起因大致是:高三時范雪瑩為了避開一名狂熱追求者,于是拜托寧昊當她的假男友擋槍,這樣她才能專心學業。

  咳——寧昊清了清嗓子,問:“怎么,出什么事了嗎?”

  范雪瑩猶豫了一下才開口:“我如果說了,你可千萬別生氣哦。”

  在印象中范雪瑩算是一頂一的美女,長相好看的都有些犯規了,寧昊笑了笑:“沒事沒事,我為什么要生氣。”

  “那我說啦。”

  “說吧。”

  “是我媽......去橫店......找你了。”

  寧昊怔了怔:“啥?”

  “你聽我解釋!我不是偷著報考了央戲么,前天錄取通知書寄到了,我爸媽不同意,讓我必須出國或者復讀,然后我就編了一大堆理由。”

  這些寧昊倒是都有些了解。

  “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隨口說因為我男朋友在橫店打拼,所以我也想進演藝圈,結果我媽當真了,還通過其他同學查到了你。”

  范雪瑩急著補充了:“我根本沒想到她會去橫店找你,我也是剛剛才知道。”

  寧昊眨了眨眼睛,這肯定是來興師問罪的啊!

  這通電話接的,可比電信詐騙勁爆多了。

  此時,那端突然傳來洪亮嚴厲的男聲:“雪瑩,你在跟誰說話呢!”

  范雪瑩連忙壓低聲音:“你就幫我這個忙,想辦法說服我媽,等完事后我肯定會跟她解釋清楚,要是......”

  寧昊將手機拿遠:“喂?聽不清了。”

  “現在能聽見嗎?”

  “雪瑩,你那邊信號太差了,我什么都聽不到,喂,喂,喂——”

  嘟。

  利落的掛斷電話,寧昊習慣性的把雙手揣進褲兜,徑直往公寓走回去。

  至于這位白富美“女友”,就讓她爸媽送她出國留學好了。

  溜了溜了。

  十五分鐘后,當寧昊拐進公寓所在的小胡同時,一輛大紅色的保時捷卡宴突然映入眼簾,在老舊樓房的灰黑色調中顯得格外扎眼。

  一位高挑的女人倚靠著車門。

  大事不妙。

  寧昊毫不猶豫的轉身,打算戰略性撤退。

  “請問,你就是寧昊吧?”

  寧昊咧了咧嘴,看來是走不掉了。

  是男人就不要慫!怎么著我也是專業演員,把她忽悠走肯定是輕而易舉的事。

  他轉過身,笑著說:“啊,是我。”

  女子優雅的摘下墨鏡,不經意的打量了他兩眼。

  當寧昊看到女子墨鏡后的容貌時,不禁愣住了:這模樣撐死二十四五歲,怎么可能是范雪瑩的媽?

  興許是他爸后找的吧。

  “額——”寧昊按下疑惑,打了聲招呼:“您就是雪瑩的媽媽吧,您好。”

  然而女子的目光閃爍了一下,隨后下意識的抿了抿自己唇上涂的MAC柔霧小辣椒色口紅。

  難道這個色號很顯老嗎?

  她柳眉微蹙,表情十分不自然的問:“你剛才......叫我什么?”


  http://www.plgasb.live/files/article/html/65/65258/47062241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lgasb.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广西快三豹子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