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影帝的戲精應用 > 第11章 陰陽怪氣的,先掐死再說

第11章 陰陽怪氣的,先掐死再說


  “走吧,吃晚飯去。”江欣然自然的拉住寧昊的右手。

  寧昊抿了抿嘴唇,這樣真的好嗎?

  江欣然的手有點涼涼的,牽起來......好像有點舒服。

  這樣很好!

  只是可惜了我這個樂觀向上的好青年,剛重生時是范雪瑩的“男友”,現在又變成了江欣然的,咋就混成假男友專業戶了呢?

  “原來是劉樂老師,您好您好。”寧昊笑瞇瞇的伸出右手。

  “你好。”劉樂貌似不怎么友善,用掌心碰了下便收回,就當握過手了。

  劉樂對于眼前的狀況有點驚訝,他本以為江欣然剛才的話就是敷衍他而已,沒想到還真突然鉆出來個男朋友。

  而且這個人好像眼熟啊......

  這不就是今天那個被他拉出去化妝的群演嗎?

  劉樂打量了寧昊一番:長得倒是還可以,可惜只是個跑龍套的底層罷了。

  在年初那個劇組時劉樂就對江欣然有些興趣,現在他有種好白菜沒來得及收割被豬拱了的感覺。

  寧昊察覺到劉樂目光中審視的意味,配上對方微瞇的眼睛和輕抿的嘴唇,這一言難盡的表情明擺著是在瞧不起他。

  呵,落坡鳳凰也比野雞強,再菜也輪不到你瞧不起啊。

  寧昊挺值腰板,順勢摟過江欣然的肩膀,一副十分親密的樣子:“請問劉老師找她有什么事嗎?”

  還真別說,他們兩個湊一塊還挺搭的。

  “啊,也沒什么大事。”劉樂扯動嘴角,禮節性的笑了笑。

  “我就是邀請江欣然去咖啡廳商討一下拍戲的事,涉及到很多劇組內部的事務,你肯定是不懂的,所以就不用跟著我們了吧?”

  劉樂顯然還是不相信他們的關系。

  畢竟江欣然也是要正式跨入娛樂圈的人,咋會找一個跑龍套的窮酸男友呢?

  “我不懂無所謂嘛。”寧昊笑著建議:“這樣吧,反正也是您請客,不差我一個,您順便也給我講一講不就懂了?”

  江欣然恰到好處的說:“我看也行。”

  劉樂見狀,面色當即一沉:“不用了。”

  “既然這樣,我就不打擾欣然了。”

  劉樂旋即將話鋒轉向寧昊:“我看你今天的小特戲份演得不錯,來橫店打拼起碼也有兩年了吧......”

  “哎,底層群演走到這步不容易呀。”他感嘆道。

  寧昊瞇起眼睛:底層你妹啊底層!

  陰陽怪氣的,先掐死再說!

  嘖——寧昊擺出副老大難的表情,沖劉樂重重的點頭:“確實挺難的,我來橫店都兩周才混上小特約,好像確實不算快。”

  兩,兩周?

  劉樂的笑容逐漸僵硬:“啊,這樣呀,那還......湊合吧。”

  江欣然聽到這里也詫異的瞄了寧昊一眼,顯然覺得不可思議:因為沒有背景的話想做上小特,最起碼要一年半載的時間。

  寧昊看著表情凝固的劉樂,略顯歉意的笑了笑。

  抱歉,我這也是被迫裝比。

  劉樂見挖苦不成,再看著粘在一起的兩人頓時覺得掃興起來,尤其是這個寧昊,他怎么看怎么不順眼。

  “行了,不打擾你們了。”

  劉樂走過去,拍了拍寧昊的肩膀。

  “不過哥們兒,我得跟你說件事,欣然是咱們橫店最厲害的武行,身后排著追的人太多了,以你現在的本事,我怎么有點擔心你守不住呢?”

  劉樂煞有介事的笑了笑:“別怪我直接哈,也是為你好。”

  寧昊皺起眉頭:還沒完沒了是吧?

  “跟你有關系嗎?”江欣然翻了個白眼,拉過寧昊就走。

  “欸!別急嘛,我再和劉樂老師聊兩句。”寧昊拽住她,轉過頭說:“劉樂老師,我也要跟您說件事。”

  劉樂挑了下眉:“什么?”

  寧昊一本正經:“我那些群演兄弟們都很想感謝您。”

  “感謝我?”劉樂不知道這話從何而來:“他們謝我什么?”

  寧昊真誠的說:“多虧了您,我們才能多賺兩個小時工錢,弟兄們說以后再有您的戲,一定去多多捧場。”

  劉樂一時間沒反應過來:這幫群演多賺兩個小時工錢,跟我有什么關系?

  不對......

  劉樂扯下嘴角:這家伙竟然敢嘲笑我NG次數多!

  演技差一直是他的痛處,雖然他可以接到不錯的角色,但卻經常因為表演不到位而被導演喊卡,劇組也常因為他誤工。

  劉樂被揭了短后頓時端不住了,那些專業的電影人議論他的演技也就算了,一個群演哪來的資格說三道四?

  他望著寧昊已經走遠的背影,忍不住罵了句:“你××!”

  滴——

  一輛滿載著貨物的大卡車從劉樂身邊駛過,發動機的轟鳴將他的謾罵聲捂得嚴嚴實實,僅留下焦黑嗆鼻的尾氣作為回應。

  橫店登龍路,熱功夫火鍋館。

  “......劉樂那人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別往心里去,他要不是帶資進組,跑群演都沒人要的。”

  害寧昊平白無故被挖苦,江欣然有些過意不去,為了表示感謝和歉意,很厚道的請他來吃這一帶最貴的火鍋。

  服務員呈上一大盤生牛肉卷,江欣然手一翻全都倒進紅湯鍋,讓服務員直接拿走空盤。

  不到半分鐘的功夫,沸騰的火鍋就把他們燙熟,寧昊夾起淌著辣椒油的牛肉卷,再配上江欣然調制的蘸料,口感香辣不膩。

  “沒多大個事,他那話我全當耳旁風,你是沒看到上午他在片場被導演瘋狂喊卡的樣子,把大伙都逗樂了。”

  寧昊拿過一瓶菁島啤酒,然而他拿啟瓶器撬了半天,瓶蓋依舊紋絲不動。

  “這店的開瓶器一直都不好用,給我吧。”江欣然拿過這瓶啤酒。

  隨后她拿起一跟筷子,用尖的一端抵住瓶口,然后手掌攤開,朝筷子底端猛地往上一拍。

  叮啷!

  瓶蓋竟然直接飛出,掉在了地上。

  寧昊目瞪口呆:臥槽?

  這,難道是傳說中的金剛芭比?

  “呃......”江欣然見到他詫異的表情,有點不好意思的眨眨眼睛:“我們這邊的武行,都是這么開啤酒的。”

  寧昊咽了下口水,豎起大拇指:“牛。”

  “剛才說到哪了?”江欣然接起之前的話茬:“劉樂那樣子我都不用看,閉著眼睛都能猜到。”

  “是不是這樣?”

  江欣然伸出食指甩動手腕,壓低聲音模仿劉樂的語氣:“看什么看,啊?我演的怎么樣,啊?和你們這群背景幕布有關系嗎?”

  “太像了吧!”寧昊哈哈大笑:“你咋知道的?”

  “這可是咱們劉樂老師的口頭禪,橫店誰不知道。”

  寧昊滿上兩杯啤酒:“來,干一杯。”

  兩人碰杯后一口悶,寧昊放下酒杯,突然想起了件事:“你今天在片場說,你們公司的人說你可惜。”

  “可惜什么呀?”


  http://www.plgasb.live/files/article/html/65/65258/46839844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lgasb.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广西快三豹子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