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影帝的戲精應用 > 第37章 夕陽無限好

第37章 夕陽無限好


  橫店萬盛南街,麻辣燙小攤。

  為了慶祝入圍金騎獎初選、還有委托雷大頭挑一些能力強的群演跟組《囧年除夕》,寧昊堅持請雷大頭和幾個玩得比較熟的群演兄弟吃飯。

  不過時移世易,這次雷大頭對于他的請客不僅沒像以前那樣欣然答應,反而很不好意思的百般推脫,最終表示吃頓麻辣燙就行。

  寧昊那碗麻辣燙選的料多,上得慢,他趁著這個時間和眾人聊起了劇本。

  “……,可是小昊,我是真怕演不好。”

  三肥子把劇本拿了又放、放了又拿,一臉膽怯的樣子。

  寧昊笑了笑:“瞧你那慫樣,我給你的臺詞一共都不超過二十句,你怯個啥場?”

  他給三肥子的角色是位客運車司機,總共出場時間大概十五分鐘,表演難度比小丑王牌里都小多了。

  然而當寧昊把劇本遞給他時,三肥子依舊覺得那劇本燙手很,差點沒拿住。

  一千五百萬投資的電影,出場十五分鐘!

  三肥子想到這咂了咂嘴,認真的說:“嘖,別說,算起來這可真是我演員生涯的巔峰了!”

  “那個不一定。”黃耀抬起頭。

  “別忘了小昊帶咱們拍的短片還過了金騎獎的初選呢,要是最后真拿到獎,我們可就飛黃騰達了,等到那時候......”

  黃耀重重的錘了下胸口,豎起大拇指:“到時候咱們可就是金騎獎獲獎影片的主演!”

  “行啦,這讓你嘚瑟的。”

  雷大頭用筷子底敲敲桌子,笑著說:“就算得獎那也是人家寧昊的主要功勞,你在這叭叭叭的,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得了金騎影帝呢!”

  眾人哈哈一笑。

  就這樣聊了十分鐘,身材有些發福的老板娘終于把寧昊的麻辣燙端上了桌。

  寧昊用筷子挑起麻辣燙中的細粉,晶瑩剔透的粉絲上掛著點辣椒末,看起來倒蠻解饞的,他吹了兩下熱氣,啼哩吐嚕的送進嘴。

  然而當他開始嚼的時候,一口下去簡直像咬在了膠皮上,口感哏得要命。

  “哎我去了!”

  寧昊皺著眉罵了句,直接把嘴里的東西吐進腳邊的垃圾筐。

  他看了看狼吞虎咽的同伴,忍不住問:“你們的麻辣燙都正常嗎?為啥我的嘗起來這德性?”

  雷大頭抬頭看了眼,隨后重重的敲了兩下桌沿,高聲吆喝:“老板娘,你最后上的麻辣燙是不是放時間長了?給俺們換碗新的。”

  “啥放時間長了?”

  后廚傳來放置鍋碗瓢盆的叮咣聲,隨后只見老板娘一邊走出來一邊用尖細的聲音抱怨:“能吃就行唄,干啥這么挑三揀四......”

  然而當老板娘看到吆喝她的人是雷大頭時,立即換上一副熱情地笑臉:“嗨——原來是雷哥啊!”

  橫店有影響力的群頭不多,雷大頭絕對算一個,號稱是橫店八大群頭之一。

  而雷大頭片場時間寬松時,經常會帶手下兄弟來萬盛南街弄點小吃,因此這里的商販大多認得他,從來不敢怠慢。

  老板娘雙手在圍裙上摸了幾把,彎腰端起寧昊面前的麻辣燙:“小伙子不好意思啊,我馬上給你做完新的。”

  寧昊目送著她走回后廚,扭頭對雷大頭笑笑:“還是雷哥有面子。”

  “你可少抬舉我!”

  雷大頭擺擺手,嘆了口氣說:“我撐死也就能做到現在這個程度,哪像你,這才兩個月的功夫,都開始擔任上千萬成本電影的總導演了。”

  雷大頭煞有介事的指指除寧昊之外的所有人,半開玩笑地說:“咱們幾個呀,現在都得尊他一聲寧導。”

  “別,雷哥!”寧昊放下筷子。

  “你們以前咋叫我,以后也照樣這么叫就行。”

  “那不行。”雷大頭大手一揮,示意同桌吃飯的幾個人起哄,眾人齊刷刷的喊著:寧導!寧導!引得鄰桌還有行人人紛紛側目。

  “停!”

  寧昊連喊了好幾聲后,他們方才偃旗息鼓。

  寧昊啟開一瓶新啤酒,滿上后舉起酒杯:“那我這個新晉的寧導今天就跟大家喝幾輪,來,都一口干了啊!”

  眾人碰杯,全部很給面子的一飲而盡。

  李康健不是很會喝酒,幾杯下去臉上就變得通紅,他放下杯子,有點醉醺醺的問:“小昊,我一直有個特別奇怪的事想問你。”

  “關于劇本的。”他補充了一句。

  “劇本?”寧昊挑了下眉:“隨便問。”

  李康健把胳膊平放在桌上:“就是囧年這個劇本里的兩個男主之一,就是你演的那個,我咋就感覺他活的那么憋屈呢?你也沒多大歲數,感覺不是能寫出這種角色的人呀?”

  其他看過劇本的人也想了想。

  確實,雖然這部《囧年》是喜劇,但里面有許多對生活復雜、社會龐大、個人渺小的思考與諷刺。

  劇中充滿了歡脫,卻也透著濃烈的無奈感。

  這確實不像寧昊這個年紀的人能塑造出的東西。

  眾人也覺得確實奇怪,于是直勾勾看向寧昊,等待著他的解釋。

  “這個......”寧昊愣了下。

  倒不是被這個問題問住,而是勾起了他曾經的回憶。

  前世他從中戲畢業后,從人藝的話劇圈跳到電視圈,做著萬年不溫不火的男配。

  可哪個演技扎實、形象過關的年輕演員,不想成為走到哪里都有人千呼百應的一線明星呢?

  前世他拍完戲、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酒店倒頭就睡,做過最多的夢就是自己紅遍了大江南北。

  可娛樂圈常說“小火靠捧、大火靠命”,他既沒人捧,也無從得知有沒有那命。

  他真的太渺小了。

  和他將在《囧年》里要飾演的那個角色一樣的渺小。

  寧昊抬起頭,往遠處看去。

  落日被老樓張牙舞爪的屋檐遮去大半,剩下的一小塊又被橫七豎八的凌亂電線狠狠割碎,不過夕陽依舊那么亮,余暉打在寧昊臉上,將他的面龐照得熠熠生輝。

  寧昊瞇起眼睛,他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不,不是恍若,這確實是另一世了,一切都將因他而改寫。

  “你們亂七八糟扯些啥呢?”

  雷大頭一頭霧水的打破平靜:“好好地吃飯,聊這么高深莫測的東西干啥呀?來,感情好一口悶!”

  眾人很快忘記了這個無關緊要的問題,人逢喜事精神爽,酒過了一巡又一巡,甚至喝到最后直接踩著凳子對瓶吹。

  寧昊不出意料的喝多了。

  他歪著身子靠在椅背上,瞧著這些風塵仆仆、時常還會爆出幾句粗話的伙伴,不禁笑了笑。

  前世他最大的夢想,就是在能各大電影節的頒獎典禮上,與那些西裝筆挺的影壇巨匠談笑風生。

  盡管此情此景暫時與他夢想中的畫面相距甚遠,但卻迸發著一股重生前他疏離已久的原始生命力。

  ——這是他邁入電影殿堂前的必經之路。

  都挺好的。


  http://www.plgasb.live/files/article/html/65/65258/46403203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lgasb.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广西快三豹子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