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冠世仙凡 > 第四章 王八

第四章 王八


  臨江縣是個小地方,不過小歸小,放在十年前可也是名聲響當當的兇鎮。

  不為別的,而是因為這里曾經有四個混混橫行,也稱得上窮兇極惡四個字。

  四人自稱‘四兇’,為首的姓王,是四兇中的‘混沌’。

  這姓王的混小子家里父親去世得早,僅有一個母親。母親無力管教,讓他從小就成了個無法無天的主。

  想著為了自家的兒子,母親決定把他送去城中的武館跟著一位老師父學點武藝,以后好歹也能混口飯吃。

  人都說做人心頭先養三分惡氣,不做眾生牛馬,要做諸佛龍象。

  學武是爭相斗狠的活計,卻當講這君子之風。

  大抵的道理是說一個惡徒學了武那只會下狠手出人命。可那君子畢竟下手有些分寸,頂多不過是打了一雙熊貓眼,給那醫館創收罷了。

  理是這么個理。

  可那武館的老師父也不知抽了什么風,偏偏收了這個心頭有九分惡氣的玩意。

  老師父對外宣稱是練武奇才,舍不得這塊璞玉。

  至于惡氣的說法,畢竟是小孩子。來日多學學孔子之禮、君子之道總會把多出來的幾分惡氣給驅掉的。

  對內才知道,那王八的老娘長得可俊。三十不到的俏寡婦,把自己的身子送了那武館老師父一夜。再加上兩腚白花花的銀子,老師父自然也就收下了這個便宜徒弟。

  至于什么武行規矩,哪比得上這胸口的幾兩酥肉?

  此中之理,不足與外人道也。

  可老祖宗定下的武行規矩,自然也是有道理的。

  自打這混小子來了武館后,誰敢與那他交手呢?

  他是能打的,下手又狠。落下個腰酸背疼那都是輕的,萬一下手狠了把那人給斷了幾根肋骨,那自然也是常有的事兒。

  這混小子因為自個姓王,在武館里自稱‘霸王’。可那武館里的師兄弟在私底下把倆字調了調,稱他為‘王八’。

  武館老師父心下也是有些后悔,自己當初怎么就色迷心竅了呢?

  不過這還沒完,總歸是會有重的報應。

  這不武館這里來了一位少爺公子哥,要拜師學藝。

  這位少爺公子哥從小養尊處優,脾氣可壞。對手下的奴婢小廝可沒客氣過,稍有不稱心如意便要打要罵,甚至餓個三天三夜都是常有的事。

  家里的仆人丫鬟私底下都稱這位少爺公子哥叫‘太歲’,沒事可別觸霉頭!

  武館老師父閱人無數,尤其是那小孩子更是看過不知多少。他又怎么會不知道這位公子哥不是個省油的燈呢?

  起初自然也是不想收,可祖宗的老規矩還是比不過人家捧上來的金燦燦的十兩黃金。

  金元寶可真是個好東西,亮得讓人睜不開眼睛。

  沒轍!既然管不住這雙手,也只得收了。

  可那老師父忘了一件事兒,武館里面還有一位王八呢!

  一太歲,一霸王。

  這下武館里可熱鬧了。

  人都說一山不容二虎,這倆人稱不上是什么山大王。但這倆名字聽著就挺像烏龜王八,聽起來就補身子。

  這兩只烏龜王八平時就倆倆瞧不順眼,得著機會自然是要斗一下。

    武館老師父還在的時候,當然還能震住這倆烏龜王八。

  但老師父不在的時候,你猜會怎么樣?

  也不怎么樣。

  王八干翻了烏龜而已。

  可那烏龜畢竟也是州府來的少爺公子哥啊,什么時候受過這等委屈?

  自然受不得!

  可那也不允許啊,畢竟自己這頭烏龜咬不過對面的王八。

  自己的胳膊都被打折了,如今還裹著藥呢。

  可疼可疼。

  老師父從外地辦完事回來的時候,才知道發生了這等事。

  那咋辦嘛?

  老師父胡子一撇,眼睛一瞪。

  趕走王八唄!

  還能咋辦?

  人家畢竟是少爺公子哥,你不過就是一個小寡婦的兒子。

  老師父就算再色迷心竅,這點還是分得門清。

  畢竟也是學了五、六年的弟子,該學不該學的玩意反正都學全了。

  老師父心想趁早滾蛋了也好,也讓自己能夠清凈清凈,省得自己一天到晚瞎為這倆烏龜王八操心。

  武館里面整整三十多名弟子,都沒這兩位多事。

  但那只王八能忍嘛?

  自然忍不得!

  第二天,他又回到了武館。

  干嘛?

  砸場唄!

  可那王八的名頭武館里的三十多名弟子誰人不知,誰敢上前?

  茅房里打燈籠的活計誰會去做?

  大家都是聰明人。

  好嘛。

  老師父是坐不住了,只得自己親自上了。

  說起來也有趣,昨個被趕出的弟子今個就要來踢館。

  你說這事是不是只能在說書人的故事里聽到?

  可巧今個就趕上了!

  兩人昨日還是師徒,今天就要一較高下了。

  老師父踏步上前,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

  “孽畜!你傷了同門師兄弟,為師沒找你算賬已經不錯了!你還要來挑戰為師?”

    老師父也深知自己這王八徒弟的厲害,能不動手就不動手。

  畢竟贏了是應該的,輸了這場子可就丟大了。

  王八讀書不用功,罵人功夫倒不需要人教。

  “你個烏龜老王八!昨個老子要是不動手,只怕躺在那邊的就是老子我了。你他媽會不會把那個敗家玩意兒逐出武館?”

  老師父昂首挺胸,大義凌然。

  “當然會!誰犯錯了都要罰!你以為為師是那貪圖富貴之人嗎?”

  廢話!

  老師父哪里會承認?

  老師父練了幾十年,積累下來的可不只是功夫,還有比那城墻只厚不薄的臉皮。

  你還真以為老師父的臉上會青一陣白一陣地臉話都說不出來?

  你呀,真要這么想可就是真傻了。

  但周圍的師兄弟在旁邊聽得是明明白白,心里是暗罵不停。

  大家都進這武館有一段時日了。

  你要說這老師父手上有幾分真架勢,這話不假。

  但要說你個糟老頭子會如此冰清玉潔?

  誰信?

  但嘴上可沒人會說什么,大家都是聰明人。

  王八心里就恨哪,沒文化就吃虧在這里。早知還是應該讀點書,否則就不會被人一句話就噎住了。

  隨便從圣賢的書里借百十來個罵人的字眼糊在這老東西的臉上,今天嘴上這仗就不會輸了。

  得了,既然說不過那就打唄!

  王八沖了上去好似一頭猛虎,凌厲的拳頭如疾風驟雨一般襲去。

  老師父到底是幾十年的硬功夫,自然也應對得來。他也深知這年輕小伙子的拳頭可比自己這副老身板要來得厲害許多,硬抗就是蠢。

  好嘛,我和你慢慢磨。

  老師父處在守勢,滴水不漏。

  王八也是上頭,你越是防得緊,我便越是要攻上去。

  可你再猛也得有停歇。

  待王八攻勢暫緩之時,老師父瞅準時機一拳打在王八肚子處。

  王八哪里撐得住,捂住肚子臉上發紫,哀嚎一聲便倒了下去。

  勝負已分。

  老師父走到王八的面前,自然又是擺出一派宗師的風范。

  “孽畜!為師今日饒了你。原本斷你一條胳膊都是輕的!放在往日,欺師滅祖這事一做。為師就算直接廢了你,都沒人敢說什么!”

  此話一出,老師父自己都飄飄然了。

  這語氣,一聽就是高人!

  可遺憾的是院子里面全是五大三粗的漢子叫好,沒個嬌美女娃來捧場。

  可誰知王八早已有了準備,他掏出隨身攜帶的匕首。

  “呲!”

  一刀刺入老師父的右腳,頓時鮮血直流。


  http://www.plgasb.live/files/article/html/65/65239/51040673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lgasb.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广西快三豹子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