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冠世仙凡 > 第十一章 交換,條件。

第十一章 交換,條件。


  眾人倒是清醒得很快,紛紛開始說話。

  “秦捕頭,請您走吧!”

  “秦捕頭,您已經為我們做了很多了!”

  “是啊,接下來交給新的捕頭就好了。”

  “對啊,不是我們忘恩負義,也不是我們不知道知恩圖報。”

  “秦捕頭,現在走還來得及。”

  ......

  眾人之中走出來一位老先生,正是早間在縣衙的李老先生。

  他走過來,微微顫顫地扶住老秦。

  “秦捕頭,請您走吧。并非我們都是膽小懦弱之人,只是陳員外說的對。我們確實有更好的解決辦法,您不必孤身犯險。請您走吧!”

  秦捕頭看著眾人的目光,深深一嘆。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自己也只能帶著自己的兒子和小胡離開了。

  三人回到縣衙里面,老秦有些頹廢地坐在椅子上,他也沒有料想到這樣的結果。

  秦西心中自然焦急,連忙對父親勸說道。

  “臭老頭,要不我們還是走吧。”

  此刻秦西是真的慌了,原本縣令出逃就已經出乎了他的意料。如今集市上又來了這么一出,他自然是一刻都不想再呆下去。

  哪知老秦卻搖了搖頭。

  “兒子,這件事情或許真的沒有我想象中那么好解決。要不你還是先走吧。”

  “你呢?”

  “我不走。”

  秦西實在不理解了。

  “臭老頭,沒人肯幫你啊。為什么不走?”

  “兒子,我職責在身不能走。老爹我解決完這事馬上就來,你先走吧。”

  “你不走,我也不走!誰怕誰!”

  秦西一屁股坐在旁邊的椅子上,一臉憤慨。

  說起倔強秦西也不會輸給他老子,畢竟他可是和他老子不對頭了十幾年。

  父子倆誰也不聽誰,陷入了尷尬的沉默中。

  一直在旁邊默默不開口的小胡卻突然說話了。

  “老大,我想到一個法子。”

  老秦聽到這話,立刻打起了精神。

  “什么法子?快說。”

  “老大這話我們只能去里頭說,這事只能我們兩人知道。”

  老秦有些奇怪,這小胡賣什么關子?

  但此時他也沒想太多,對秦西說道。

  “兒子,你在這等著。我去和小胡商量一下。”

  秦西則是把頭撇了過去,一副懶得搭理你的樣子。

  秦捕頭和小胡兩人則走到縣衙后面。

  老秦問道:“說吧小胡,你有什么法子?”

  小胡臉上流露出有些為難的神色,但還是開了口。

  “老大。我覺得吧,其實那些人說的也沒錯。您是馬上要離任的人,以后和這臨江縣也扯不上什么關系。再說您又不是這里的人,說到底也就是拿錢辦事罷了。您又何必瞎操心,非要在這死磕呢?”

  秦捕頭聽到小胡說出這樣的話,不禁有些生氣。

  “你把我找到后面,就是為了說這些事?”

  小胡趕緊說道:“老大,我們兩人對上四兇確實沒一點勝算。這事你也是心知肚明,何必白白送了性命呢?我說這話真是為了你好,你還是趕緊逃命吧!”

  秦捕頭聽完小胡的話,反而轉怒生悲。

  “小胡啊,就在今天之前。這臨江縣的所有人都說我秦老九是最好的捕頭,不懼面對任何犯人。可現在呢?現在所有人都他娘的想讓我秦老九當一個逃兵!

  小胡啊,我原本以為你忠心耿耿。可沒想到,你也說出這樣的話。我算看明白了。這人哪,還真他媽操蛋!”

  秦捕頭說完這話,狠狠地往地上呸了一口。

  小胡嘆了一口氣。

  “好吧,老大。其實我還真的有一個主意,可保萬無一失。”

  “真有就快說,別再賣關子了。”

  “老大,你不是今天就離任嗎?那你現在就把捕頭的位置讓給我,我有辦法處理這件事情,而您就趁現在趕快走。”

  老秦聞言,心中疑惑。

  “我們兩人都沒辦法,你一個人又怎么解決?”

  “老大,我有法子解決四兇這件事情。不過老大,其實我一直有一個問題想問你。”

  “你直說。”

  小胡聽到回答,咬了咬牙還是下了決心。

  “一般來說你要離任,這個捕頭的位置應當是這臨江縣上唯一的捕快也就是我接任才對的。可為什么是從府衙那邊指派了一個新的捕頭來接任你的位置呢?這捕頭位置分明應該是我的才對。”

  老秦看著眼前的年輕小伙子無奈地笑了笑,笑中還帶了點戲謔。

  “小胡,你今年才二十五。上面認為你太年輕,還沒有能力接任這個位置。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再說你認為你現在真的有能力接替這個捕頭位置嗎?”

  小胡聽到這話自然很不服氣。

  “老大,我可是聽說您在二十二歲的時候就當上了白鹿州府衙的捕頭。而我都二十五了,難道連個小小的臨江縣捕頭都當不了嗎?老大,你是不是太瞧不起我了?”

  小胡似乎有些怒氣,眼睛直勾勾地盯著老秦。

  老秦無奈一笑。

  “瞧不起你?你想得太多了。”

  小胡對這個回答并不滿意,繼續追問道。

  “那為什么上面不讓我來接替你的位置呢?難道不是你和上面說,讓上面指派新的捕頭過來接任你的位置嗎?”

  聽到這里老秦心中的怒火多少也有點壓抑不住了,語氣也加重了不少。

  “小胡,你到底在胡說什么?我怎么可能左右上面的想法?這根本就是你的臆想!眼下四兇馬上就要到臨江縣,我沒時間來聽這些廢話!”

  小胡一聽老秦有些生氣,心里怯了幾分。

  “好。老大,我相信你,那也請你相信我。如果你把捕頭位置讓給我,我就有辦法解決四兇的問題。”

  老秦聽到這話心里暗自琢磨了下。

  如果真的小胡有能力解決這事,自己舍下這張老臉給小胡寫一份推薦信也倒不是什么大事。不過,當然先要聽聽他到底有什么法子。

  “你先說到底怎么把四兇的問題解決。”

  小胡聽到這話,臉上立刻興奮起來,對著老秦說出了自認為天衣無縫的計劃。

  “好解決!等我坐上這捕頭位置,我便按兵不動守在此處。我等著新上任的捕頭來到臨江縣,我和那個新來的捕頭帶上好手將那四兇捉拿!等一切塵埃落定后我會告訴那人,老大已經把位置給了我。到時他沒辦法,也只得乖乖回到府衙。這樣一來四兇的問題解決了,二來我也能穩穩當當地當上這臨江縣縣衙捕頭的位置!”

  小胡說完時眼睛冒光,他對自己的計劃很是滿意。

  秦捕頭無奈地搖了搖頭,小胡果然已經失了智。

  這根本就是個錯洞百出的計劃!

  老秦對著小胡冷冷一笑。

  “你的想法聽起來很好,但我有幾個問題問你。如果那四兇沒見到我,報復縣城大肆屠殺百姓,你怎么辦?就算四兇沒有殘殺百姓,可那四兇如果離開了這里,你打算怎么辦?就算他沒有離開,你與那新捕頭如果沒有辦法能逮捕四兇,你又打算怎么辦?

  退一萬步講,就算你們一起解決了四兇的問題,將四人逮捕歸案。可你依舊是仰仗著他的人才把四兇的問題解決,功勞都還在他的身上。你覺得新上任的捕頭會甘心白白地跑一趟嗎?他到時候回頭向上面匯報一番,你照樣不可能當上這個捕頭!”

  連番的幾個問題逼得小胡臉上是青一陣,白一陣。

  當秦捕頭說完最后那句不可能的時候,小胡的臉上變得陰沉而可怕。

  秦捕頭看著小胡的樣子,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小胡,你的心思我不是不能明白。只是現在不是討論什么捕頭位置的時候,當務之急是趕緊要想辦法招人對付四兇!”

  小胡盯著老秦氣喘吁吁,極為生氣。

  他此刻可完全不管老秦說什么,他只認定老秦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明明自己這么完美的計劃,他卻非要從中作梗,分明就是他秦老九不想把位置交給自己!

  “老大,你說了這么多,說到底不還是看不起我?我跟了你也有五年,你就這么瞧不上我?”

  “小胡,我再說最后一次!我沒有瞧不起你!”

  小胡聞言,恨恨地點頭。

  “好,我就當你沒有瞧不起我。但你要是想讓我幫忙就要答應我這個條件,舉薦我當這臨江縣的捕頭。”

  秦捕頭不動聲色地望了一眼小胡,此刻他的眼睛都因為極度的渴望而變得通紅。

  “老大,你要是不肯答應。那么對不起,我就不奉陪了!”

  秦捕頭心里有些悲哀。

  這可是自己手把手交出來的徒弟啊,可如今他卻對自己說出這樣的話。

  老秦閉上眼睛,良久才嘆息了一聲。

  “我需要你幫忙不假。但這不是交易,這里沒有你要的交換條件。”

  “呵,那好!老子不干了!”

  說罷,小胡把佩刀狠狠地仍在地上。當場就脫下了自己的官帽官服,頭也不回地離開縣衙。

  未時已過,申時已到。離四兇來到臨江縣還有一個半時辰。


  http://www.plgasb.live/files/article/html/65/65239/50998305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lgasb.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广西快三豹子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