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冠世仙凡 > 第四十三章 假的!

第四十三章 假的!


  曾有大家點評:天下之硯四十余品,以青州紅絲石為第一,乃硯臺之中的極品!

  這紅絲硯乃紅絲石所做,天下廣大卻僅在青州有此石出產。紅硯紅黃相間,猶如樹輪一般。紅絲硯華縟密致,皆極其妍,既加鐫鑿,則其聲清越,鏘若金石,殆非耳目之。

  張夫子見這位書生落魄至此,卻從身上拿出了如此名貴的硯臺心中自然很是奇怪。

  落魄書生則是解釋說這是自家的傳家寶。但如今以自己的情況,根本就存不住這所謂的傳家寶。他希望張夫子能替他尋到一個買家,既然張夫子是他的救命恩人,他也相信張夫子的為人。

  他將紅絲硯交到張夫子的手里,鄭重說道。

  “小生的性命全是先生所救,小生自當知恩圖報。這硯臺就請先生將其賣出,小生只要一百兩。其余賣出所得全部給先生,權為報答先生的救命之恩。”

  張夫子是懂行的人,這紅絲硯其實少說也在二百兩以上。如今,只要自己找一個買家出手,自己可以拿到整整一百兩的報酬!

  他假裝客套了一番,最終還是從書生的手里接下了這枚價值連城的紅絲硯。

  可天下之大,哪有什么餡餅掉下來?

  這一托付,給張家釀成了大禍。

    張夫子拿到了硯臺之后,便放出了消息想為硯臺尋個買家。結果,一時之間張家有了一個紅絲硯臺的消息不脛而走。

  很快就有不少人上門想要買硯臺,而且報價均在二百兩以上。后來卻有一個從未見過面的人,托人一開口便報了個二百五十兩的高價。

  張夫子的心里自然是樂開了花,這樣一來一去,他可足足賺一百五十兩!要知道,他一年教書下來所得也不過六兩銀子,而自家一年需要的花費也僅需要四兩白銀。若是到手一百五十兩,張夫子以后也就不用再叫張夫子了,那便是要叫張員外了!

  可他這買家自己所未謀面,而且一下子開了二百五十兩的高價,他心里多少有些惴惴不安。可買家倒是很痛快,約定要與張夫子在城中的酒樓里交易。張夫子心想要是他選個荒郊野嶺,打死自己也不會去。但如果是在人來人往的酒樓里交易,倒也不怕他使詐。

  所以他也就答應了下來,地點就選在本地最好的東來酒樓。當然張夫子留了一個心眼,拜托了兩個漢子一同護衛以防不測。

  到了交易的當天,雙方一手交錢一手交貨。買家將銀票交給張夫子,張夫子則是將硯臺交給了買家。雙方各自檢查了一番,張夫子的硯臺自然不可能是假的。

  而張夫子也極其小心,二百五十兩的銀票每一張都是十兩,一共有二十五張。每張銀票他都仔仔細細地查看了一番,每張都是真的。他終于放下了心,這買家并不是騙子。

  雙方達成交易,正要握手離開之際,卻突然橫生變故!

  張夫子和買家訂的是雅座,可誰知在對面的雅座卻突然傳來了極大的爭執聲。當時極其吵雜,聽聲音應該是雅座里有人爭吵。正當張夫子和買家一臉狐疑之際,卻聽到雅座里傳出了一聲哀嚎。兩人趕緊推開門一看,對面雅座竟在門口流出了許多的血。

  一股腥紅的味道撲面而來,大家心里都清楚。

  出人命了!

  張夫子一個讀書人,自然是沒有見過這等場面,頓時就嚇得手足無措。而買家相比較張夫子則是要鎮定得多,他當機立斷地對張夫子說道。

  “先生,錢貨既已兩清。我們快些走吧,若是惹上了官司,只怕我等反而要惹上麻煩!”

  張夫子早就慌了,他此刻只想離開這是非之地。自然是滿口答應,雙方就這樣離開了東來酒樓。張夫子一路心驚膽戰,安全回到了家才算放下心來,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雖然橫生了一些枝節,但總算是有驚無險。

  張夫子將今日交易得來的銀票中拿出了十張一共一百兩,交給了那位在家靜候消息的落魄書生。落魄書生也是很信任張夫子,他接過了張夫子手里的銀票,看也沒看就收了起來,隨后便說要離開本縣。張夫子原本還想留落魄書生住一段時日,但對方表示去意已絕,也就沒有阻攔。

  張夫子一家得了如此大的一筆天降橫財,家中自然要熱熱鬧鬧地舉辦一場盛宴慶祝。可就在一家四口歡天喜地的之際,官府的捕快卻突然間找上了門。

  還沒等一家人反應過來,捕快就立刻把張夫子押到了衙門之中之中。還沒等張夫子開口喊冤枉,卻見到那位落魄書生站在衙門里,一看到張夫子被押過來就跪下哭天喊地。

  “青天大老爺,就是這個賊人!小人前些時日昏倒在了學堂前,這個賊人裝作好心把我帶回他的家中。可誰成想這人是看中了我的傳家寶紅絲硯!等我醒來以后,這賊人便對我要挾。若是我要聽話,把這硯臺賣掉之后,還能留給我一百兩銀子。若是我不聽話,那么他便要將我直接撲殺在家中。反正在本縣我也沒認識一個人,從此便化為一個孤魂野鬼!當時小人的性命全在此賊人手里,為了活命也只得答應了他。”

  張夫子見落魄書生如此顛倒黑白,自然是不能任由他污蔑。

  “你怎么能憑空污人清白?當時你已經一命嗚呼,是我救得你性命!你如今為何要反咬你的恩人一口?”

  落魄書生對著縣令磕頭不止。

  “青天大老爺,他是救了我的命不假。可他也是看上了我的傳家寶,不然這人怎會管我性命?”

  張夫子也連忙下跪。

  “大老爺,冤枉啊。我當時根本不知他身上有什么傳家寶,只知道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的道理。是他自己醒來以后,對我說自己身上有一塊紅絲硯是傳家寶。因為感謝我的救命之恩,所以便讓我賣了紅絲硯。他只要拿走一百兩,其余都留給我。這是他親口所說,學生絕對沒有撒謊。”

  誰知落魄書生轉過頭來,對著張夫子冷冷一哼。

  “若是我自己想賣,便早就賣了!又何苦一直留到現在?分明是你見財起意!再說我也并非是一個不懂知恩圖報的人,你若是真留給了我一百兩的銀子我也自認倒霉。可你如今,連給我的一百兩銀票都是假的!你這狠毒的書生,把書上的圣賢話都給讀到哪里去了!?”

  張夫子只覺晴天霹靂,渾身一顫。

  “什么!?假的?不可能!”


  http://www.plgasb.live/files/article/html/65/65239/50856053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lgasb.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广西快三豹子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