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冠世仙凡 > 第一百零八章 三冤歸一

第一百零八章 三冤歸一


  見老李站出來,章舟和實在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但他知道也絕不能讓這老東西亂講話,立刻沖著他說道。

  “老李,你親眼見到吳鳳玲與奸夫會面了?你好不容易熬到了離任的年紀,終于可以告老回鄉。也算得來不易啊,可不要自己把這一切都毀了!”

  老李立刻躬身稟告道。

  “知府大人,我老李確實親眼見到了吳鳳玲與人通奸。而且人證不止我一個,還有五位呢!你們都站出來吧!”

  幾位衙差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猶豫了一會兒,終于還是并肩走了出來。

  正是昨日在舍得酒樓,與老李吃離別酒的四位衙差!

  劉季凌心中大驚。

  他明白過來了!

  有人在給他劉季凌下套啊!

  今天公堂上起先是鳳玲妹妹,然后是自家的娘子,最后是錢傳熊的胞弟錢傳豹。這三人一同聯合起來,這最后的矛頭指向正是自己這個師爺啊!

  劉季凌立刻大喊。

  “大人,幾位衙差所說的話怎么能信?莫要再節外生枝了!”

  衙差老李凌然一喝。

  “怎么?師爺你慌了?”

  “我慌什么?只是你們這些衙差所說的話,哪里可以當真?”

  “不能當真,是你怕昨天晚上在舍得酒樓干的齷齪事情被我們抖出來吧!”

  “我...”

  劉季凌一時不知道說什么好。

  他已經明白是有人在給他下套,但此時所有人的供詞都串起來對自己可是大大不利啊!

  幾位衙差倒是可以接話了。

  “師爺,你也太不夠地道了啊。”

  “是啊,你怎么能趁火打劫?”

  “可虧老李昨天晚上這一頓酒,要不然誰能知道你干的齷齪事?”

  “是啊,這才叫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從幾位衙差七嘴八舌的話語中,趙清落聽出了一點貓膩。

  她趕忙朝著老李問道。

  “老頭,我問你。昨天這劉季凌有和你一起喝酒嗎?”

  老李不屑地笑了笑。

  “我老李一個快要離任的捕快,哪里請得動師爺?昨天不過是我和幾位衙差弟兄喝了一頓離別酒,卻剛好撞見了師爺在行不軌之事!”

  趙清落立刻明白過來,指著劉季凌的鼻子大罵。

  “昨天還和我說你是跟這老捕快喝了離別酒,原來這也是你瞎編的。說!你昨天晚上到底和哪個小妖精幽會了?”

  劉季凌早已百口莫辯,還能說什么?

  他只能對著妻子趙清落求饒道。

  “娘子,這些事情咱們回家再去說好不好?有什么事回去你要打要罵,我絕對不會再吭一聲了。”

  剛剛還當眾侮辱自己,趙清落哪里會輕易饒過他?

  “滾!你不是還揚言要休了我嗎?這會兒知道求饒了?我呸!你乖乖把你那姘頭的事情講出來,我要把你們這對狗男女一起交給知府大人處置!”

  章舟和也隱隱感覺到了不對勁的地方埋頭思索,一言不發。

  張凌翼卻適時地開了口。

  “老捕快,你還沒說昨日晚上究竟是誰在舍得酒樓與吳鳳玲幽會啊。

  老李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夫人,吳鳳玲昨天晚上幽會的人就在公堂上啊。這人是誰,還用說嘛?”

  趙清落猛然間明白過來。

  劉季凌的姘頭不是別人,正是公堂上這位要來狀告自己丈夫的吳鳳玲啊!

  她再顧不得大家閨秀的風范,立刻上前揪住了吳鳳玲的耳朵,口中還不斷大罵。

  “好你個吳鳳玲,居然敢干出這樣不恥的勾當!看我不好好地教訓教訓你!”

  心虛的吳鳳玲被揪住耳朵絲毫不敢反抗,只得大喊救命。

  公堂上再一次亂作一團。

  公堂外來圍觀的百姓是越來越多,今天這公堂上可當真是有趣。

  唱戲都沒這樣熱鬧啊!

  最為頭疼的自然是知府老爺章舟和,今天這一場鬧劇下來算是把公堂的威嚴給敗光了。

  他連忙下令讓幾位衙差拼命將兩位女子分開,公堂上這才重新恢復清凈。

  錢傳豹跪拜叩頭。

  “知府老爺,那事情就很明顯了。這師爺劉季凌就是這**吳鳳玲的姘頭啊!那城隍廟的真正幕后黑手也是這師爺劉季凌啊!”

  劉季凌自知大事不妙,連忙沖著知府大人求救。

  “胡說!這一切都是有人在陷害我啊!大人,你為我做主啊!”

  可章舟和還沒有開口,老李立刻沖著劉季凌冷冷一哼。

  “師爺,我們可是親眼看到你在舍得酒樓和這吳鳳玲私會!你是說我們幾個做偽證了?”

  幾位衙差也連忙異口同聲道。

  “大人,我們昨晚確實看到了。”

  劉季凌臉色蒼白。

  自己與吳鳳玲幽會確實是真的,這一點毋庸置疑。

  但劉季凌也確實足智多謀,他立刻意識到了一個很重要的點。

  私會又怎么樣?

  大不了就是休了這潑婦,自己還省得清凈了!

  可重點是在于那封信,信上面可是明明白白地寫了自己是城隍廟小乞幫的幕后黑手!

  但問題是自己什么時候寫過這一封信?這明顯是有人編造的啊!

  劉季凌冷靜下來。

  “大人,與吳鳳玲幽會這事我認了!但這錢傳豹的信有問題,是有人故意要陷害于我!”

  章舟和也不是個傻瓜,自然看出了這里面的貓膩。

  師爺與吳鳳玲幽會,此事自己是相信的。

  因為劉季凌以前的時候就與自己說過,家鄉有一個青梅竹馬,也就是如今錢傳熊的妻子吳鳳玲。

  錢傳豹突然拿出了這封信,說是師爺寫給吳鳳玲的自己也信。

  如果錢傳熊身死,劉季凌想要霸占人妻并非沒有可能。

  可問題是在這封信上,師爺怎么會說自己是城隍廟的幕后黑手呢?

  所以這信一定是別人偽造的!只要劉季凌已經能證明這封信有問題,自己便可以保他!

  章舟和想到這里,點了點頭。

  “師爺,這封信如何有問題。你要是說出來,本官自然會為你做主!”

  劉季凌聞言大喜。

  “多謝大人。”

  師爺向錢傳豹伸手說道。

  “把這信拿來給我一看便知!”

  錢傳豹當然不給,立刻將手縮了回去。

  “你要是毀了這信,到時候死無對證怎么辦?”

  “蠢貨!若是我毀了這信,不就正代表我就是幕后黑手嗎?”

  可錢傳豹哪里會相信這狡猾的劉季凌,還是不敢將這信拿給劉季凌。

  劉季凌見狀冷冷一笑。

  “知道自己這封是偽造的所以心虛了?”

  “誰說是偽造的!我怕你到時候會耍賴!”

  “如果我毀了這封信,或者我沒辦法證明這封信是偽造的。那我就認罪!在場的兩位大人,公堂上的所有人都可以在此見證。這樣你總滿意了吧?”

  聽到劉季凌說出這話,錢傳豹這才敢把信遞給了師爺。

  結果劉季凌一接過信,頓時仰天大笑。

  “哈哈哈哈哈...果然!這信是假的!”

  錢傳豹立刻反駁道。

  “這信怎么可能是假的?這信就是從我胞兄家里搜出來的!劉季凌你莫要胡說八道!”

  劉季凌沖著錢傳豹冷冷一笑。

  “錢傳豹!我還真沒想到你是這么狠毒的一個角色,居然設計了這么大一個局來陷害我!可惜啊,你百密一疏!”

  “什么我設的局?什么百密一疏?劉季凌你莫要在這里胡攪蠻纏下去了!”

  “我胡攪蠻纏?這封信分明就是偽造的,而且有兩個很大的問題。若是這兩個問題你能解釋,那我立刻便承認自己就是小乞幫的幕后黑手!”

  錢傳豹的脾氣也上來了。

  “你盡管說!我這信究竟有什么問題?”

  劉季凌一臉自傲。

  “這封信上有兩個疑點!第一點,這紙就有問題!誰不知道我酷愛用宣紙,我寫書寫信向來都是用的宣紙。宣紙光而不滑、潔白稠密,可你這紙卻是呈現淡淡的黃色,且有淡淡的紋路。這分明是花簾紙的特點!

  夫人,你我夫妻情分雖薄。但我這素愛宣紙的習慣你自當也很清楚吧?”

  趙清落聞言,咬緊了牙關卻沒有說話。

  這天殺的劉季凌確實常在自己的面前夸耀宣紙的好處,他平時也素愛使用宣紙。這一點確實毋庸置疑。

  劉季凌見夫人默然不語,便更加得意了。

  “錢傳豹!這宣紙還是其一,其二就更明顯了!那就是這封信上的字跡!我家中有我寫的字,只要對照一下字跡完全就可以看出來了!

  錢傳豹你苦心設了這么一個局,到最后還不是要敗在我的手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趙清落一臉的惱恨,劉季凌猖狂的笑聲回蕩在整個公堂之上。

  滿座皆是寂靜。

  莫非此事真的還另有隱情不成?

  可誰知就在劉季凌得意忘形之際,錢傳豹又從懷中拿出了一封書信。

  他淡淡一笑。

  “那這封信呢?”


  http://www.plgasb.live/files/article/html/65/65239/50301459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lgasb.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广西快三豹子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