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超級天神系統 > 第1092章 她就是旱魃!

第1092章 她就是旱魃!


        暈,秦楊嘴角又是一個勁兒的抽抽了……&1t;/p>

        可不是,一個沒注意,硬是被晴兒這沒心沒肺的丫頭給繞溝里去了!&1t;/p>

        揍她?那種很香艷的懲罰?讓她在嬌羞與斯痛非痛那種很特殊的感覺中糾結著,繼而后悔?&1t;/p>

        好吧,秦楊知道,那其實真沒啥意義,并且還指不定一個不注意又被晴兒給拐哪去了呢。&1t;/p>

        不搭理她!&1t;/p>

        徑直邁開大步往前走……&1t;/p>

        晴兒噌的一下攔在了秦楊身前,瞪著漂亮的大眼睛,氣呼呼的道:“秦楊,你混蛋,你一點都不在乎我的感受。”&1t;/p>

        秦楊本還繃著的臉,瞬間變成無奈的苦澀。&1t;/p>

        “晴兒,算哥求你了好不?咱不鬧了行不!”&1t;/p>

        晴兒更生氣了,怒道:“啥意思?你是說我無理取鬧是吧?”&1t;/p>

        即將面臨一個級大的麻煩,不老實兒的調整情緒、備戰也就算了,還……&1t;/p>

        算了,這丫頭,歲數都是假的,上萬歲了那也是個“丫頭”!&1t;/p>

        “呼!”秦楊吸了口氣,道:“好。”&1t;/p>

        好?什么好?&1t;/p>

        晴兒有些期待,有些不解的看著秦楊。&1t;/p>

        是啊,是現在把“那事兒”辦了,定下“排名”,還是勉強算是同意了,先待著,呆會兒找個比較浪漫點的地方……嗯,總之就是同意了,但什么時候那啥,還需要一點點過程。&1t;/p>

        有區別么?&1t;/p>

        兩者當然有區別!&1t;/p>

        痛快兒的那叫干脆,待會兒,那就叫磨嘰!&1t;/p>

        秦楊揉了揉鼻子,想了下,嗯,挺想推了這漂亮妞兒的,問題是他心真就沒那么大……&1t;/p>

        “晴兒啊,聽哥說,那事兒,真不能急,咳,當然!”&1t;/p>

        本想徐徐說服,誰知見晴兒俏臉瞬間白,似難過,似幽怨,又好似即將爆。&1t;/p>

        秦楊忙道:“這么跟你說吧,就算我沒那啥你,你也排在那女人前面。”&1t;/p>

        這是一種保證?&1t;/p>

        晴兒眼神緩緩、緩和下來,同時,心中真個大松了一口氣,肯定的是,她只是覺得吃虧,不想吃虧,這才以犧牲自己的前提,有點傻了吧唧的圖那么一個看似的好處。&1t;/p>

        可事實上呢,晴兒根本就與水性楊花扯不上半點關系,如是,哪里存在迫不及待的上桿子?&1t;/p>

        聽秦楊這么一說,松氣了,卻又有那么一點懷疑……&1t;/p>

        也是,畢竟秦楊太壞,沒事兒總逗她玩,時間一久,難免讓人家晴兒姑娘懷疑他的信用值!&1t;/p>

        秦楊受不了了,二話不說,直接了個誓。&1t;/p>

        嗯,還挺惡毒的。&1t;/p>

        晴兒這回總算滿意了。&1t;/p>

        笑了笑,很嬌羞那種,居然還小聲的問道:“那個,秦楊,你不會把人家看成壞女孩吧?”&1t;/p>

        秦楊哪里敢說是,事實上也不是……&1t;/p>

        嗯,很嚴肅的道:“在我眼中,晴兒完勝雪蓮!”&1t;/p>

        純潔如雪蓮?那就是還不如!&1t;/p>

        反之呢,“完勝”雪蓮,那就是比雪蓮還要純潔!&1t;/p>

        “嘻,真噠?”晴兒很開心呢,嗯,還跟個正常小女孩似的,高興的同時,還想確定一次。&1t;/p>

        秦楊把胸脯拍的砰砰直響,肯定,加異常肯定的道:“我拿人格誓!”&1t;/p>

        “那玩意兒你有么?”&1t;/p>

        “……”&1t;/p>

        得,咱們的晴兒小妖精還沒有被幸福蒙蔽了雙眼,這不,潛意識的就頂了這么一句。&1t;/p>

        秦楊呢?暗暗叫苦,同時正誓,以后,這玩笑是真的不能亂開了,否則就真跟那個沒事兒喊“狼來了”的小二逼那般、到得真個需要時,反而沒人信,最后,成了一坨坨的粑粑……&1t;/p>

        忍了!&1t;/p>

        由于秦楊很會忍,所以很快也就搞定了晴兒這個小麻煩。&1t;/p>

        可惜遺憾的是,貌似老天爺又習慣性的玩他玩上癮了。&1t;/p>

        這不,氣氛驟然突變!&1t;/p>

        本還萬里無云,轉瞬之間烏云蓋頂,平靜的地面,緩緩的、一點點的產生了震動,繼而龜裂,繼而坍塌……&1t;/p>

        “轟轟轟!”&1t;/p>

        烏云越聚越多,萬鈞雷霆驟然落下。&1t;/p>

        秦楊怪叫一聲,也就是反映夠快,若慢上那么一步,少不得要被霹個好歹兒的。&1t;/p>

        “這,這怎么個情況?”&1t;/p>

        秦楊睜大了眼睛,難掩驚恐。&1t;/p>

        鎮定?但凡做大事者,泰山崩于前皆能淡定處之?&1t;/p>

        拉倒吧,那是“形容”,一種美化加神化!&1t;/p>

        至少秦楊就不能,因為他清楚的看到剛才所占的位置上被轟出了個巨大的深坑,就那力度,即使劈不死他,那也少不得霹他個半死不活。&1t;/p>

        晴兒皺眉,也無法淡定了,沉聲道:“前方十里處正在瘋狂著吸收著周圍的能量元素!”&1t;/p>

        秦楊驚呼一聲,明白了,道:“也,也就是說……這是旱魃即將沖破封印的前奏了?”&1t;/p>

        晴兒比秦楊厲害的多,遠處秦楊觀察不到的地方,她則可以輕易的看個“清楚”,搖了搖頭,道:“不,準確的說,是旱魃已經出來了!”&1t;/p>

        一聽,一愣……&1t;/p>

        “啊!”秦楊汗毛乍起,睜圓了眼睛道:“難道這是毀滅世界的前奏?”&1t;/p>

        說完,還滿懷期待的看著晴兒,這個絕對不是想得到“肯定”,而是萬分的想得到“否定”。&1t;/p>

        但是,秦楊再一次的失望了!&1t;/p>

        晴兒難得肅容道:“別心存僥幸了,眼下唯一的辦法,便是趕過去,并完全姥姥的交代,這樣,才可得一線生機。”&1t;/p>

        既然躲不過,那就只有應對!&1t;/p>

        秦楊強自鎮定心神,這一刻的他,臉上完全沒有平時的玩世不恭,這是他非常清楚,生與死,這回真的在一線之間了……&1t;/p>

        只是,當秦楊牽著晴兒的小手步入“遍布邪氣”之地時,登時傻了眼!&1t;/p>

        可不,居然沒看到旱魃,竟是看到了北堂博宇和北堂長寧這對死仇兄妹!&1t;/p>

        當然了,身在旱魃所覆蓋的邪氣范圍之內,即使這對兄妹皆非弱者,卻還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倒在地上。&1t;/p>

        再瞅瞅臉色。&1t;/p>

        嗯,有區別。&1t;/p>

        北堂博宇臉色白得滲人,完全一副被抽光了血液的樣子。&1t;/p>

        北堂長寧正好相反,紅潤,那叫一個紅潤,紅潤的……都泛著深紫色了。&1t;/p>

        左瞅瞅,右瞅瞅!&1t;/p>

        唔,能深切的感受到四周能量仍源源不斷的快被聚集此地,但是仍沒有現旱魃的身影,用眼神詢問晴兒,得到的,是一個搖頭。&1t;/p>

        哪去了?&1t;/p>

        對了,不是長嘴了么,不是有活人么還。&1t;/p>

        “咳,二位,冒昧的問一句,可曾見到一位很漂亮,又很厲害,卻很有個性的漂亮姐姐?”&1t;/p>

        晴兒狠瞪他一眼,意思是,混蛋,人還沒出現呢,你就迫不及待的滿嘴抹蜜的說話啊?&1t;/p>

        秦楊選擇無視!&1t;/p>

        北堂兄妹只是被邪氣侵染,不是不能動,卻是不敢動,視力、聽力,以及實力都還有些……&1t;/p>

        猛的聽到秦楊的聲音。&1t;/p>

        二人皆是眼露狂喜之色!&1t;/p>

        近乎同時出聲道:“秦楊,幫我殺了他(她)!”&1t;/p>

        “……”&1t;/p>

        秦楊無語。&1t;/p>

        娘的,都這德行了,好不容易盼了一個機會,居然不是求他救命,反還有心求他幫著干掉對手?&1t;/p>

        好吧,仔細想想,其實這也什么出奇的!&1t;/p>

        想來這對兄妹真個拼命拼出了仇恨,再也無法容忍對方活下去,知道只要沒死,那接下來等待的還是一個不死不休的斗,既如此,為什么不在有可能的情況下,徹底解決點難以解決的一個大問題呢。&1t;/p>

        理解歸理解,但秦楊早已決定誰也不幫!&1t;/p>

        “呵!”&1t;/p>

        笑了,卻是冷笑加鄙夷,道:“懶得跟你倆浪費口舌,直說吧,我有驅邪的靈丹,只要你們兩個回答我的問題,并有用,我就送上一粒,服下后,你們便有‘可能’離開此地。”&1t;/p>

        “剛剛還在,但片刻前突然原地消失了。”北堂博宇搶答成功。&1t;/p>

        秦楊說到做到,彈出一顆驅邪丹直入其口中。&1t;/p>

        北堂博宇頓時感覺侵入體內的邪氣被壓制了,不在闊然,他頓時一喜,英明的利馬全力運氣法力,暴喝一聲,猛的好似一顆導彈般直射天際,然后……&1t;/p>

        嗯,夠果斷的。&1t;/p>

        其他的?哪有時間想其他,活命才是最重要的!&1t;/p>

        搶答失敗的北堂長寧就注定沒活路了?亦或是反應遲鈍,活該等死?&1t;/p>

        不,事實上,論反映,北堂博宇真就要比其差上一大截……&1t;/p>

        “丹藥!”北堂長寧很費力的道。&1t;/p>

        秦楊彈了一顆過去。&1t;/p>

        晴兒不樂意了,生氣道:“什么啊,你怎么說話不算數呢?你給回答你問題那個也就罷了,干嘛給這個沒回答的啊?說!你是不是貪戀人家美色?想要……”&1t;/p>

        “噯噯!”秦楊趕緊打斷道:“想什么呢?閉嘴,不許說了,再說強x你!”&1t;/p>

        “切!”晴兒撇了下小嘴,毫無畏懼,且還滿是鄙夷道:“上桿子你都不敢呢,人家不干,你還敢真那個啥我?”&1t;/p>

        好像……&1t;/p>

        怒了,啪!&1t;/p>

        “你,你干嘛打我?”&1t;/p>

        “廢話,你聽話我打你干什么?”&1t;/p>

        毫無疑問,對付晴兒這臭丫頭最有效的招數,便是致命一擊的、咳,耍流氓式的家法。&1t;/p>

        勉強算是搞定了晴兒,秦楊這才轉過頭看向北堂長寧,靜等更準確的信息!&1t;/p>

        是的,秦楊更相信智慧更高的存在,她不信北堂長寧搶答不過其兄,也不相信她在遇到生命危急的時候不觀察對手,更不相信她是一個認命的人。&1t;/p>

        那么,她不急于回答,只能說明其看到了更寬廣的活路!&1t;/p>

        果不其然,秦楊猜對了……&1t;/p>

        北堂長寧服了驅邪丹好了些,卻還是不敢動,怕妄動之下后果難當。&1t;/p>

        便原地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那……‘強者’,是進入地心,毀滅地脈去了!”&1t;/p>

        “地脈?”秦楊聽懂不能。&1t;/p>

        唔,山脈他就知道,脈搏他也懂一些,這個地脈,指的是啥?&1t;/p>

        聞言,秦楊一臉不解,晴兒則是臉色大變!&1t;/p>

        “秦楊,快快追上去,晚了,就來不及了。”&1t;/p>

        說著就要拉進去遁地。&1t;/p>

        秦楊忙掙扎開來,道:“噯噯,我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兒呢,去了不也白搭么?就算必須去,那你好歹先告訴我那地脈到底意味著個什么啊?”&1t;/p>

        晴兒很是焦急,卻是知道秦楊習慣了解一些情況后,便謀而后動的性子,只能簡單直白的解釋道:“地脈,又稱‘地之心’,實為一個世界的‘動力之源’,若其一毀,便意味著再無挽回。”&1t;/p>

        秦楊長大了嘴巴,冷汗瞬間落下。&1t;/p>

        喉結滾動間,整個人都傻了!&1t;/p>

        可不是,這么說,豈不是來慢了?&1t;/p>

        慢了,就意味著再也回不去了,就鐵定死這了,財產啊,媳婦啊什么的,都要便宜某些王八蛋了……&1t;/p>

        “啊!”&1t;/p>

        感覺腳尖一疼,哦,是晴兒踩了他一腳。&1t;/p>

        故意的,為了讓他清醒!&1t;/p>

        秦楊也不責怪,深吸一口氣,咬著牙,毅然道:“走,說啥也要阻止那個瘋女人。”&1t;/p>

        “等等!”&1t;/p>

        “干啥?”&1t;/p>

        北堂長寧道:“帶我一起去,我……不是累贅。”&1t;/p>

        “不是?”秦楊很是懷疑。&1t;/p>

        北堂長寧知道秦楊對她沒興趣,連“性趣”都沒,自然知道若是自己無用,秦楊真個就有可能不管自己死活了,她不想留在這里,因為聰明如她,猜得到秦楊為什么一直與晴兒“手牽手”……&1t;/p>

        “我有用!”北堂長寧堅定道:“因為,我曾經歷過毀滅、三次。”&1t;/p>

        呃?&1t;/p>

        秦楊很是驚訝!&1t;/p>

        話說,經歷過一次毀滅世界就已經很逆天了,她居然說經歷過三次?&1t;/p>

        好吧,反正帶她一起去也不妨大事,索性信了,萬一是真的呢!&1t;/p>

        于是,帶著北堂長寧,秦楊與晴兒同時用起五行術法中的“遁地術”,一個勁兒的往下遁,百米千米?&1t;/p>

        萬里都快到了!&1t;/p>

        還好,當感受到極度高溫時,秦楊知道,地心馬上就到了!&1t;/p>

        嗯,這是晴兒來的路上給他“掃盲”了,告訴他,分辨是否進入地心,最基本的看法,便是溫度的問題。&1t;/p>

        很快,進入了一個巨大的空洞空間,三人皆漂浮著,這是底下盡是滾滾巖漿,根本就沒有落腳之地。&1t;/p>

        左顧右盼尋找旱魃之間。&1t;/p>

        一個聲音幽幽響起……&1t;/p>

        “來了,為什么來?離開?為什么一定要離開?活著,難道真的比死去更讓人覺得幸福么?唉!”&1t;/p>

        聲音很空靈,卻又透著對世事的感慨與滄桑之感。&1t;/p>

        不知為何,明知這個聲音的主人就是旱魃,可他就是沒覺得這個恐怖的女人不可怕,反還……一定很可憐?&1t;/p>

        使勁的晃了晃腦袋,麻痹的,迷魂咒啊!&1t;/p>

        不行,得對話,可不能傻愣愣的浪費時間。&1t;/p>

        “咳,敢問,閣下可是旱,哦,軒轅天女?”&1t;/p>

        很恭敬的“請教”。&1t;/p>

        是的,他差點脫口“旱魃”,但他及時的改口了,這是知道,旱魃本名并非旱魃,而“旱魃”這兩個字,其實是一種歧義,一種蔑稱,一個被強行冠上的、惡魔的標簽。&1t;/p>

        軒轅天女?&1t;/p>

        這也不是旱魃本名!&1t;/p>

        不過秦楊實在是不知道該怎么稱呼,索性,就盡量說的好聽些,其姓軒轅,又身為天女,于是,那就軒轅天女吧。&1t;/p>

        “軒轅?”&1t;/p>

        旱魃的聲音中透著惆悵,幽幽一嘆,苦澀道:“是啊,你不說我差點都忘了,其實,我這個人間最大的惡魔,實際上,則是代表正義、軒轅大帝的女兒啊!”&1t;/p>

        秦楊再次難忍同情。&1t;/p>

        確實,一個高高在上的天女,為了幫父親贏得“正義之戰”練了不該練的邪法、毀了自己,待得父親勝利里,不但沒有體諒她的孝心,反還因為其不想的邪惡,把其封印在山海墓當中……&1t;/p>

        如果秦楊是她,那秦楊心中又該積蓄多少怨憤?&1t;/p>

        “抱歉!”秦楊聲音有些干澀,誠心道:“我并不想提起您難過的往事,請,原諒我。”&1t;/p>

        “呵呵!”&1t;/p>

        旱魃笑了,但真的很好聽。&1t;/p>

        只是她還是沒有現身,更沒有接著秦楊的話。&1t;/p>

        “你,很奇怪!”&1t;/p>

        無形中,似有一種美麗的眸子打量了秦楊良久。&1t;/p>

        “是人,是妖,是魔,還有些地府的死氣,唔,這很逆天,照理說,你比我還要天理難容呢,可,我不明白的是,你明明身上陽氣很重,說明你時常行走于陽光之下,那,為什么你就能存活到如今呢?”&1t;/p>

        人,妖魔鬼怪?&1t;/p>

        代表五個形態,五種形態,五個個體!&1t;/p>

        人可以是魔,因為人與魔的區別僅僅是一個“思想”的問題,并不存在“本質”的問題。&1t;/p>

        所以,除了“人魔”勉強算是不逆天之外,其余諸者若是一體,那就必然是逆天的,若藏于避難之地,永不現身便也罷了,可若是還敢行走于青天朗日之下,不著雷劈那就叫怪了……&1t;/p>

        秦楊?怎么個情況?&1t;/p>

        被人家看了個通透,秦楊卻也沒什么大驚小怪的!&1t;/p>

        畢竟,他已經被玩的習慣成自然了。&1t;/p>

        可不是嘛,天神系統唄,亂七八糟的獎勵都有,且很多都是直入他靈魂、身體之內的,就這樣,得的多了,時間久了,于是乎,就成了人、魔,妖、鬼、怪的五種形態的結合體了。&1t;/p>

        當然,這個指的不是外在,而是內在!&1t;/p>

        若非實在厲害,倒也難以看透秦楊的“本質”。&1t;/p>

        秦楊苦笑一聲,道:“我知道你對我很好奇,可我真不想說。”&1t;/p>

        說出來,那不都是苦水?&1t;/p>

        “呵呵!”&1t;/p>

        旱魃居然出奇的好脾氣。&1t;/p>

        笑了笑,道:“那好,我不問這個,可我還是要問你,你,莫非是來阻止我的?”&1t;/p>

        秦楊硬著頭皮道:“這個,沒辦法啊,您知道的,要是我不來,那就真的沒活路了!”&1t;/p>

        “噯,你真的很多余……”&1t;/p>

        似是搖頭嘆息一聲,才接著道:“明知道不行,你居然還想嘗試,我若是你,那便珍惜有限的時間,而不是用來浪費!”&1t;/p>

        秦楊一聽登時不樂意了,可不是,沉默的等死,只能活很短的時間,勇敢的前來尋找活路,則代表還有一條出路,雖然機會渺茫,但一旦成功,那就是還可以愉快的活下去、很久。&1t;/p>

        “那不一樣!”秦楊漲紅著臉道:“我要活,我要活的很久,我要快樂,我向往人家的陽光,我……我厭惡輪回。”&1t;/p>

        輪回?其實啊,就是一種反復的折磨!&1t;/p>


  http://www.plgasb.live/files/article/html/27/27691/2112365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lgasb.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广西快三豹子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