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我的師姐是女鬼 > 第三百六十六章 大姐,這是誤會!

第三百六十六章 大姐,這是誤會!


        陳大寶續道,“這次鬼毒門好像又在打什么主意,所以我們宗主就派了一些人暗自打探,雖然很忌憚鬼毒門門主的實力,不過別人吃肉,我們這些小型的宗派也只能喝湯了。    后面現鬼毒門的目標竟然是屹立不倒的廣德寺,大驚之下就變得更小心了。就在前不久,宗主出訊息說,讓我們撤回來,并對我們宗派的高層聲稱,這次鬼毒門要對付的人不是我們宗派能應付的。之后就遇到大仙你了。”

        “大仙?什么大仙?”我道。

        陳大寶顯得有些興奮,那張臉笑起來眼睛都瞇成一條細縫,“你不是大仙是什么?除了我之外,十九個人耶,短短的幾秒鐘.....不.....是一眨眼之間全部都死了,這不是大仙是什么啊?除了大仙誰能做到啊?”

        我懶得在這上面糾纏,接著問道,“那你之后說的那個叫什么離的人,是被鬼毒門的門主追殺的么?”

        陳大寶忽然變得有些驚恐,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咽了咽口水說道,“我之前那樣說都是亂說的,不是鬼毒門的門主在追殺那叫離的女人,是蘇媚兒在追殺。那是一個極其殘忍的女人,在她面前的敵人,要么是被她亂刀砍死,要么就是被她吃掉心臟,死的人大多以男人為主,而且都是鮮血流盡死的,她是一個極其恐怖的女人,非常的變態,享受殺戮的樂趣,把人當成玩具。也不知道以前她被哪個男人傷害的這么深,加入鬼毒門后,因為實力不弱,殺人都不眨眼睛,兇狠異常,所以很快得到了鬼毒門門主的賞識。”

        廣德寺那些僧人就是被亂刀砍死的,那么也就是說,殺掉廣德寺僧人,再追殺莫離的就是這個蘇媚兒了。但是蘇媚兒有這么厲害嗎?竟然能在項羽手里面逃脫,還能追殺莫離,我不在的時候到底生了什么?而且之前從那僧人的口中得知一個訊息,還有一個身穿紫袍的高手,目前這高手是誰我也不清楚,忽然之間變得有些撲朔迷離。

        隨著陳大寶的引路,我們來到了他說的那個名叫貪狼的宗派附近。把他放下后打量這個地方,在我的前方是一個大壩,走過臺階可以看見一棟坍塌的建筑,場中有些石狼被隨意的掉落在地上,石狼掉落的位置有一些血跡存在。

        我上前打量這血跡,使手沾了一點,現血跡還是新鮮的,也就是說,的確有人在這里打斗過,但是人呢?這里就這么一棟建筑,再也沒有其他能藏人的地方了。

        陳大寶躡手躡腳來到血跡旁邊,看了看說道,“大仙,這血跡是濕的,我想順著血跡應該能找到。我看著血跡從這里,點點滴滴的延伸到了....嗯,在東邊,如果是東邊的話,我猜測會不會是躲在了貪狼宗的月牙洞里面,哪里地形險要,易守難攻,而且上面還有很多以前貪狼宗準備的應敵器材,也就是一些大型的石塊,和一些弓箭。如果站在月牙洞上面朝下面攻擊的話,一時半會是不會有事的。”

        我一邊朝著東邊走,一邊說道,“你可以走了,我答應的事情,不會反悔。”

        陳大寶看了看回去的路,頓時面露難色,“大仙.....這斷劍峰這么高.....我....我下不去啊,不如讓我跟著大仙,到時候大仙再帶我下去?”

        我腳步一頓,冷冷看了他一眼,“你跟著我,有什么企圖?或者說你本來就是血姬的人?”

        陳大寶被我這一眼看的渾身抖,隨即又面露疑色,“血姬?血姬是個什么?大仙啊,你看這里這么高,我怎么下的去嘛,少說也有千丈,我不會暈過去吧?”

        我拿出一顆黑色的丹藥遞給他,“把這個吃了,就可以跟著我。”

        陳大寶接過丹藥,看了看想起了什么,大驚失色,“這...這這這....不會是毒藥吧?”

        其實這一顆是療傷用的丹藥,只不過對我現在來說這顆丹藥療傷的效果微乎其微,再加上丹藥是黑色,所以就拿出來當成毒藥,讓陳大寶心里有忌憚,就算以后他真的是臥底在我身邊的,那么也會擔心身中劇毒而有所顧慮。

        我不回答他,只是靜靜的看著他。我見他遲疑不定,我現在還要去看看莫離情況到底如何,于是說道,“三秒鐘時間,不然你就自求多福。”

        話語一落,這丹藥立刻被他吃進肚子,吃完了還不忘舔舔嘴唇,嘴里呢喃著還挺好吃的。

        我朝著東邊走出,一路上道路彎彎曲曲,而且還不好走。走了大概一百米,我就現這里只有僅剩的一條路,在我的右邊就是萬丈懸崖,這條路基本上只能容下一個腳,在路上又有很多雜亂的腳印,側頭一看懸崖,在懸崖中部有一棵樹,那棵樹上躺著一個身穿紅衣的女子,看來是走這條路的時候不小心摔下去了。

        陳大寶有些害怕,看了一眼就縮回碩大的頭,拍了拍胸脯嚇了個半死,“我滴個乖乖,這里這么高啊,掉下去還不得摔成了人肉餅子了。大仙啊,這里怎么過啊?”

        我觀察了一下,抓住他的衣服說道,“就這樣過。如果不想掉下去的話,我抓住你的衣服,你就自己抓穩我的手。”陳大寶聽了嚇的趕緊死死抓住我的手。閉著眼睛嘴里念著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救命,如來佛祖萬歲,黨中央萬歲,人民萬歲,太上老君八卦爐孫悟空,豬八戒唐僧........到最后已經語無倫次了。

        我感覺自己像是提著一大塊肥肉,雖然我覺得不是很重,但是陳大寶就像是一個胡亂掙扎的肥蟲,差點就從我手里脫落,直到衣服傳來撕扯的聲音,我才淡淡說道,“你要想活命的話,就不要亂動。”

        陳大寶也聽見了衣服撕扯的聲音,嚇得面無人色,趕緊一動不動,只是身子一直在顫抖,拼了命抓住我的手腕。

        我雙足輕點,身體在這條僅存一只腳的小路

        上游動,也幸得好這條危險的小路足夠結實,不然的話,恐怕還經不起我現在幾乎八百斤的重量。

        這條路看起來差不多有一百米,雖然說不遠,但是卻太過于兇險,甚至有的地方還殘缺了一些,看痕跡是新鮮的,想必應該是之前路過這里的人不小心踩掉的。

        陳大寶一開始還閉著眼睛害怕到了極點,但是沒一會就不再害怕,也睜開了眼睛,一副好奇寶寶的模樣睜大那圓鼓鼓的眼睛看著懸崖下的景物,時不時嘴里還感嘆著好美。

        還沒來得及說更多的話,我立刻感覺腳下一輕,立刻反應過來是石塊踩掉了,于是輕輕一點身體靠近左邊的峭壁,雙足連點幾下飛了更高。陳大寶大喊大叫著身體不由自主的亂動,那衣服眼看就要被撕裂,陳大寶也感覺到了這個情況,死死抓住我的手喊道,“大仙,怎么辦?”

        我感覺現在這樣根本沒有辦法降落,就算落在了小路上,但是也沒有十足的把握肯定小路能承受差不多八百斤重重落下的力量,看著眼前這個距離,略微估計了一下,說道,“你松開我的手,我甩你過去。”

        還沒來得及回答,我左手捏住陳大寶的手腕,疼痛傳來,慘叫一聲當即松開雙手,我再抓住他的手腕使出力氣,側腰向前使勁一甩,頓時陳大寶就像一顆炮彈一般飛了出去。落地的時候陳大寶破天荒的喊了個雅美爹,接著是哭天喊地的大叫,想必是被落地時那痛楚給傳遍至了全身。

        我沒了累贅就變得簡單了,連點幾次峭壁身體向前躍起,一個翻身落在了陳大寶的身邊。陳大寶還一邊摸著肥碩的大屁股一邊揉一邊喊,“媽呀,痛死我了。”

        我獨自走在前面,陳大寶見了趕緊跟了上來,一路喋喋不休的夸贊之前我多么多么厲害.......

        還未走到陳大寶所說的地方,我便聽見一聲聲石頭滾動的聲音,還有沉悶的爆炸聲。當下加快度,沒一會就看見一群女子,數量大概在三十人左右,帶頭的正是那天晚上看見我就跑的女子。

        這群人的斜上方有一個天然大洞屹立在懸崖峭壁上,山洞的確像名字一樣,呈現月牙形狀,洞里面似乎有人,下方的人不敢上前,只能待在下方等待。在她們的四周散亂著有足足一人高的大石頭,地面也有好幾個大坑,想必是石頭從高處丟下來砸的。

        我打量了一下四周,這里峰巒如聚,波濤如怒,四面八方都被聳立的山峰圍起來,一條大路順著這群女人站的方向不知道通向何處。大路的左邊便是那個月牙洞,這個位置處的非常的奇妙,如果有人想要上去避難的話,那么只需要在上方拋投石頭或者是其他遠距離攻擊的東西,就能輕易的守住。如果敵人要想上去的話,不是絕對的高手是不可能辦到的。因為月牙洞下面的巖壁是光滑的,而且還有一些青苔,和一些水漬,想必是山頂有水源漏下來的關系,如果是像我剛剛通過的那小路巖壁凹凸不平的話,或許還能上去。

        我想上面就是莫離沒錯,紫云閣的輕功也不賴,雖然帶頭的那個處處透著嫵媚的女人輕功也很不錯,但是要想上月牙洞,還是只能往而興嘆。

        只要位于山洞,那便是四塞之固,很難攻打下來,我想這也是為什么戰局一直僵持到了現在。不過我倒是也不怎么擔心莫離,因為她之前曾經說過,有一位前輩答應過她一個要求,如果在性命垂危之時莫離也是不會干坐著等死,只要叫來那位前輩,那就一切迎刃而解了,但是現在莫離好像還沒有打算要叫那位前輩來。

        我想,大概能猜得到莫離的想法,她之前一直想著要借這位前輩的手,讓我去報仇。應該就是這個原因,才導致她不輕易使用。

        我和陳大寶躲在巖壁邊上聽著這群紅衣女人的談話,只聽人群中一人說道,“長老,現在怎么辦?這里我們上不去,除非是門主她老人家親自前來,不然的話.....。”

        帶頭的女人抿了抿紅唇,陰笑一聲,“呵呵,以為躲在山洞就安全了?這里的確是易守難攻,但是我們為什么要主動攻擊呢?”

        “長老的意思是?”

        “既然她喜歡躲,那我就讓她躲在這里面。山洞的后方我去看了,并沒有現有其他的出口,那么也就是說,這個山洞說的好聽點是易守難攻,說難聽點就是甕中捉鱉。她在里面沒水沒糧,我倒要看看她能撐幾天。”

        陳大寶聽了,急忙說道,“大仙,現在.....”

        話還沒說完,帶頭的女子察覺到了動靜,猛的一回頭。聲音尖銳,“是誰在后面?快滾出來!”

        陳大寶趕緊捂住嘴巴,一臉的慌色,“完了完了,被這個殘忍的女人現了。”

        我走出一步露出模樣,陳大寶也憨笑著走了出來,搖了搖手說道,“嗨,大姐們好。這是個誤會.......其實.....其實我們是來這里看飛船的,你們信嗎?”


  http://www.plgasb.live/files/article/html/27/27688/1328791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lgasb.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广西快三豹子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