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不死武尊 > 340.第340章 挺身而出

340.第340章 挺身而出


        隨著寂無開口,城墻的氣氛變得詭異了起來。

        “既然寂兄開口,方某豈有不去之理?”方鼎眸光一凝,旋即沉聲道。

        “那么也加上我一個吧。”陳千嵐略微遲疑也是點頭。

        當初他也見識了蕭云的實力,知道此人底蘊不凡,在加上一個寂無他們也算有幾分力量應該可以與那些妖獸周旋,至少也可以全身而退,雖然他們也不愿意冒險,可是眾人心中明白,這也是寂無在考驗他們,想要繼續依附于他就必須得先共生死才行。

        不然誰愿意與你真心結交?

        只有先共生死,才能有后面的共富貴。

        聽得方鼎和陳千嵐竟然愿意出手,那安七夜眉頭不由緊緊一皺,眸露遲疑。

        “你們就在此接應吧。”見安七夜與那褚培元露出遲疑之色,寂無眸光一閃旋即一臉肅然,瞅向了身邊的北玄宗弟子,“張宏,你們幾人在這里掠陣,你們幾人隨我出去一戰。”

        寂無眸光在北玄宗的幾位元丹境修者身上掃過,以毋庸置疑的口吻說道。

        “是!”聽得寂無開口北玄宗的弟子幾乎無人遲疑,皆是點頭稱是,顯然將之當成了領頭人已經是無條件支持,因為這些人都知道,想要在玄元戰場走得更遠就必須依靠這大師兄。

        “那多謝寂兄了。”見寂無竟然肯出手,蕭云微微一喜,對此人也是高看了一眼。

        如此已經可以證明這寂無是一個有魄力的人,并不是一味的畏首畏尾,該雷厲風行的時候他也會展現出這凌厲的一面。

        “呵呵,既然是盟友,自當共進退,何須言謝?”寂無訕訕一笑,其實他出手也是考慮了許多,不僅是因為蕭云的潛力,更重要的是蕭云的義氣及人品打動了他。

        既然這蕭云愿意為了自己的朋友不惜以身犯險,就說明他是一個重情重義之輩。

        這樣的人結交了也值得。

        因為只有這種人才不會在危難的時候擺你一道。

        “呵呵。”蕭云一笑,并沒有多說,因為此時已經不必多說,行動已經證明了一切。

        旋即他眸光一動,從萬行山等人身上掃過。

        “既然如此,我們也去。”萬行山眸光一凝,瞅向了羅九。

        “恩。”羅九點了點頭,隨后看向了邱雨寒。

        邱雨寒則是眉頭緊鎖,露出一絲躊躇,內心有些糾結。

        說實在的,若是撇開雙方間的仇怨他對蕭云還是有著幾分敬意的。

        不僅如此,他對蕭云還有著幾分感激。

        因為是蕭云在危難時帶領著天元宗的弟子走出困境。

        此時又是蕭云帶領著眾人安然進入了這座城池。

        而這一切,顯然不是他能做到的。

        只是雙方間那種仇怨想要就此忘卻,顯然是不可能的。

        “邱師弟便留在此間吧。”萬行山似看出了邱雨寒的猶豫,旋即說道。

        “也好。”羅九點頭,他也知道雙方間的那種微妙關系。

        “那多謝兩位師兄了。”蕭云向著萬行山和羅九投去感謝的眸光。

        此時城外可謂是危險無比,這些人愿意隨他出去就等于是將命都交給了蕭云。

        何為戰友?

        這就是戰友!

        何為兄弟情誼?

        只有過命的交情,這才是真正的兄弟情誼,當銘記于心!

        “我們還用得著言謝嗎?”萬行山一笑。

        “恩。”蕭云點頭,心中感到莫名的溫暖。

        寂無微微點頭,從此看來這蕭云的確在天元宗有著不低的威信,不然這兩個元丹境修者豈會為他犯險?只是他瞅向邱雨寒時卻略敢詫異,這兩人間似乎有些不對頭啊!

        嗡!

        而這時,前方的光芒泛起一陣漣漪,陣法出現了一個缺口。

        這是北玄宗的弟子在得到了寂無的命令后操控陣法使之出現了一個短暫的缺口。

        “走吧。”寂無眸光一凝,說道。

        “恩。”蕭云點頭,也不遲疑。

        “等等,我也去。”就在蕭云等人要動身時那邱雨寒皺了皺眉,旋即說道。

        “你……”見邱雨寒竟然也要前去,蕭云微微一怔。

        “在海嵐宗,我也有相識之人,或許她們就在里面。”邱雨寒眸光閃爍,說道。

        雖然他表情閃躲,可是心意卻掩飾不了。

        “呵呵,如此最好了,有邱師弟出手我們也算多了一個助力。”萬行山臉露笑容。

        邱雨寒雖然只是剛踏入元丹一重,還只有小成境,可是手中有著靈器也可以抵擋一兩頭元丹境妖獸,在這種危險的情況下能多一分助力對于他們來說也算是件好事。

        寂無眸光一動,略露驚訝,剛才他已經看出這邱雨寒和蕭云有著恩怨,不想出手。

        可是如今這邱雨寒竟然會不惜放棄恩怨,以身犯險,這代表著什么?

        代表著蕭云在天元宗有的不僅僅是微信,已經達到了一個極高的程度。

        “好,那么動身吧。”寂無感到莫名的振奮,覺得自己此舉應該是對的,大高呼一聲,率領著北玄宗六個元丹境的修者透過那個封印光幕便是向著城外飛掠而去。

        另外,方鼎與陳千嵐各自帶著兩人跟隨而去。

        在加上蕭云與邱雨寒等人也就有十六人了。

        這個陣勢也是相當的不弱了。

        呼!

        虛空中,十六個修者驀地出現在,讓得那片虛空都泛起了一陣漣漪。

        呀!

        見得外面妖獸遍布的模樣,蕭云肩膀上的伊伊那雙靈動的眸子滴溜溜轉動有著精光閃爍,小家伙掃視著獸群,最后將視線落在了那些元丹境的妖獸身上,眸子中盡是火熱。

        似乎這小家伙也知道,馬上有妖丹吃了。

        對它而言,那妖丹就好像是糖果,雖然比那生命靈果差,可是吃了后就感覺渾身舒服,力氣也大了,所以小家伙對于這種感覺頗為留戀,此時才一出城,就一副蠢蠢欲動的模樣。

        動手!

        當出現在空后,寂無眸光一凝,一股強大的氣勢便是從他的身上彌漫開來。

        這股氣勢充滿了荒涼,給人一種空洞虛無的感覺,在這種波動當中還蘊含著一股濃郁的殺伐之氣,一時間,這寂無氣勢凌人,如同一尊天王臨塵,似可主宰一方天地。

        感受著寂無身上散發出來的這股氣息,北玄宗的那些元丹境的弟子一時皆是士氣倍增。

        本來他們還被前方那獸群的氣勢所攝,可如今卻少了那種擔心。

        因為這寂無的體質乃是萬中無一,傳說是繼承了一種上古傳承下來的神秘武魂。

        伴隨這種武魂還有著一種特殊的武學。

        也是如此,寂家在北玄宗乃至北原都是一個頗為顯赫的氏族。

        甚至寂家曾經有人擔任過北玄宗的宗主。

        吼!

        這時,一些妖獸也發現了他們的出現,十幾頭玄陰天蜈當即便向此遁來,口中吐出玄陰毒霧,那蜈鉗鋒利,如同剪刀一般向著前方交叉而來,巨尾也攪起一臉浪潮。

        雖然是簡單,蠻橫的攻擊,可那威力依舊讓人不敢小覷。

        特別是那些毒霧,讓人忌憚。

        天荒玄手印!

        寂無長發飛揚,他雙眸深邃,有著一股荒寂的氣息彌漫開來,卻見得他手掌翻動,一個巨大的法印被凝聚而成,這法印中也蘊含著一股荒寂的氣息,這種氣息讓人忌憚,似乎只要沾上一點就讓人感覺渾身都不舒服,宛若有著生命精氣在流失。

        “好詭異的氣息。”蕭云眼睛微微一動,對這寂無不由高看了一眼,怪不得此人會成為北玄宗的大師兄,那底蘊絕不是張宗藝等人可比,不過在驚訝之余蕭云也是微微松了口氣。

        這寂無越強,對他們這次行動就越好。

        寂無雙手引動,那天荒玄手印便是如同一只巨手向著前方鎮壓而下。

        嗡!

        法印鎮壓而下,有著荒寂的氣息彌漫開來,在那種氣息的肆虐下,那附近的玄陰之氣都竟然開始潰散,似乎有些畏懼這種氣息,可以想象,這寂無的體質該是何等不凡。

        砰!

        一聲巨響傳出,那法印鎮壓而下與之那些玄陰天蜈發出猛烈的交鋒,一股浩瀚的余波也是震蕩開來,在這種波動下,立即有著幾頭玄陰妖蜈被震飛,當中甚至還有兩頭準元丹境的玄陰天蜈直接被震爆,那種力量顯然已經不是準元丹境的純在可以抵擋得了。

        “這寂無好強!”旁邊的萬行山等人皆是被如此厲害的攻勢給震了一震。

        法印看似很平凡,可是寂無這荒寂玄手印卻明顯有著特殊的氣勢。

        那法印中彌漫出來的波動都讓人感到驚訝。

        “不愧為北原的絕頂天驕之一。”方鼎等人都是不由眼睛一亮。

        北原有十大宗派,可是他們的宗派卻還只算是二流,不能與北玄宗相提并論,以前他們也只是聽過寂無之名,并不知道其實力到底如何,如今看來他們心中也有了一個底。

        隨意出手就有如此氣勢,若他竭力一戰那又該何等驚天動地?

        跟隨這樣的人物想必也有著幾分機會可以走到最后。

        想到這里,這方鼎與陳千嵐等人心中又多了幾分戰意。

        “這寂無的確不凡。”那城墻上的安七夜與褚培元也是微微點頭。

        蕭云眸光一凝,也不在保留,在他身上一股炙熱的氣息波動彌漫開來,手掌中天炎戟隨之浮現,他雙眸一動,手持著長戟便是向著前方殺去,目標直取那獸群所包圍的蓮臺。

        如今群獸出手,那蓮臺光芒暗淡,隨時有著潰散的跡象,蕭云心頭感到不安再也不想耽擱了,在他化為一道火光掠向前方時,那方鼎等人都是微微一愣,感到有些驚訝。

        吼!

        見蕭云掠來,前方兩頭虎鱷獸怒吼,當即便是揮動著巨爪撲來。

        這虎鱷獸一頭有著元丹兩重,另外一頭則有著元丹一重境。

        與此同時,還有三頭元丹境的玄陰妖蝎也是從側面向著蕭云偷襲而來。

        隨著寂無開口,城墻的氣氛變得詭異了起來。

        “既然寂兄開口,方某豈有不去之理?”方鼎眸光一凝,旋即沉聲道。

        “那么也加上我一個吧。”陳千嵐略微遲疑也是點頭。

        當初他也見識了蕭云的實力,知道此人底蘊不凡,在加上一個寂無他們也算有幾分力量應該可以與那些妖獸周旋,至少也可以全身而退,雖然他們也不愿意冒險,可是眾人心中明白,這也是寂無在考驗他們,想要繼續依附于他就必須得先共生死才行。

        不然誰愿意與你真心結交?

        只有先共生死,才能有后面的共富貴。

        聽得方鼎和陳千嵐竟然愿意出手,那安七夜眉頭不由緊緊一皺,眸露遲疑。

        “你們就在此接應吧。”見安七夜與那褚培元露出遲疑之色,寂無眸光一閃旋即一臉肅然,瞅向了身邊的北玄宗弟子,“張宏,你們幾人在這里掠陣,你們幾人隨我出去一戰。”

        寂無眸光在北玄宗的幾位元丹境修者身上掃過,以毋庸置疑的口吻說道。

        “是!”聽得寂無開口北玄宗的弟子幾乎無人遲疑,皆是點頭稱是,顯然將之當成了領頭人已經是無條件支持,因為這些人都知道,想要在玄元戰場走得更遠就必須依靠這大師兄。

        “那多謝寂兄了。”見寂無竟然肯出手,蕭云微微一喜,對此人也是高看了一眼。

        如此已經可以證明這寂無是一個有魄力的人,并不是一味的畏首畏尾,該雷厲風行的時候他也會展現出這凌厲的一面。

        “呵呵,既然是盟友,自當共進退,何須言謝?”寂無訕訕一笑,其實他出手也是考慮了許多,不僅是因為蕭云的潛力,更重要的是蕭云的義氣及人品打動了他。

        既然這蕭云愿意為了自己的朋友不惜以身犯險,就說明他是一個重情重義之輩。

        這樣的人結交了也值得。

        因為只有這種人才不會在危難的時候擺你一道。

        “呵呵。”蕭云一笑,并沒有多說,因為此時已經不必多說,行動已經證明了一切。

        旋即他眸光一動,從萬行山等人身上掃過。

        “既然如此,我們也去。”萬行山眸光一凝,瞅向了羅九。

        “恩。”羅九點了點頭,隨后看向了邱雨寒。

        邱雨寒則是眉頭緊鎖,露出一絲躊躇,內心有些糾結。

        說實在的,若是撇開雙方間的仇怨他對蕭云還是有著幾分敬意的。

        不僅如此,他對蕭云還有著幾分感激。

        因為是蕭云在危難時帶領著天元宗的弟子走出困境。

        此時又是蕭云帶領著眾人安然進入了這座城池。

        而這一切,顯然不是他能做到的。

        只是雙方間那種仇怨想要就此忘卻,顯然是不可能的。

        “邱師弟便留在此間吧。”萬行山似看出了邱雨寒的猶豫,旋即說道。

        “也好。”羅九點頭,他也知道雙方間的那種微妙關系。

        “那多謝兩位師兄了。”蕭云向著萬行山和羅九投去感謝的眸光。

        此時城外可謂是危險無比,這些人愿意隨他出去就等于是將命都交給了蕭云。

        何為戰友?

        這就是戰友!

        何為兄弟情誼?

        只有過命的交情,這才是真正的兄弟情誼,當銘記于心!

        “我們還用得著言謝嗎?”萬行山一笑。

        “恩。”蕭云點頭,心中感到莫名的溫暖。

        寂無微微點頭,從此看來這蕭云的確在天元宗有著不低的威信,不然這兩個元丹境修者豈會為他犯險?只是他瞅向邱雨寒時卻略敢詫異,這兩人間似乎有些不對頭啊!

        嗡!

        而這時,前方的光芒泛起一陣漣漪,陣法出現了一個缺口。

        這是北玄宗的弟子在得到了寂無的命令后操控陣法使之出現了一個短暫的缺口。

        “走吧。”寂無眸光一凝,說道。

        “恩。”蕭云點頭,也不遲疑。

        “等等,我也去。”就在蕭云等人要動身時那邱雨寒皺了皺眉,旋即說道。

        “你……”見邱雨寒竟然也要前去,蕭云微微一怔。

        “在海嵐宗,我也有相識之人,或許她們就在里面。”邱雨寒眸光閃爍,說道。

        雖然他表情閃躲,可是心意卻掩飾不了。

        “呵呵,如此最好了,有邱師弟出手我們也算多了一個助力。”萬行山臉露笑容。

        邱雨寒雖然只是剛踏入元丹一重,還只有小成境,可是手中有著靈器也可以抵擋一兩頭元丹境妖獸,在這種危險的情況下能多一分助力對于他們來說也算是件好事。

        寂無眸光一動,略露驚訝,剛才他已經看出這邱雨寒和蕭云有著恩怨,不想出手。

        可是如今這邱雨寒竟然會不惜放棄恩怨,以身犯險,這代表著什么?

        代表著蕭云在天元宗有的不僅僅是微信,已經達到了一個極高的程度。

        “好,那么動身吧。”寂無感到莫名的振奮,覺得自己此舉應該是對的,大高呼一聲,率領著北玄宗六個元丹境的修者透過那個封印光幕便是向著城外飛掠而去。

        另外,方鼎與陳千嵐各自帶著兩人跟隨而去。

        在加上蕭云與邱雨寒等人也就有十六人了。

        這個陣勢也是相當的不弱了。

        呼!

        虛空中,十六個修者驀地出現在,讓得那片虛空都泛起了一陣漣漪。

        呀!

        見得外面妖獸遍布的模樣,蕭云肩膀上的伊伊那雙靈動的眸子滴溜溜轉動有著精光閃爍,小家伙掃視著獸群,最后將視線落在了那些元丹境的妖獸身上,眸子中盡是火熱。

        似乎這小家伙也知道,馬上有妖丹吃了。

        對它而言,那妖丹就好像是糖果,雖然比那生命靈果差,可是吃了后就感覺渾身舒服,力氣也大了,所以小家伙對于這種感覺頗為留戀,此時才一出城,就一副蠢蠢欲動的模樣。

        動手!

        當出現在空后,寂無眸光一凝,一股強大的氣勢便是從他的身上彌漫開來。

        這股氣勢充滿了荒涼,給人一種空洞虛無的感覺,在這種波動當中還蘊含著一股濃郁的殺伐之氣,一時間,這寂無氣勢凌人,如同一尊天王臨塵,似可主宰一方天地。

        感受著寂無身上散發出來的這股氣息,北玄宗的那些元丹境的弟子一時皆是士氣倍增。

        本來他們還被前方那獸群的氣勢所攝,可如今卻少了那種擔心。

        因為這寂無的體質乃是萬中無一,傳說是繼承了一種上古傳承下來的神秘武魂。

        伴隨這種武魂還有著一種特殊的武學。

        也是如此,寂家在北玄宗乃至北原都是一個頗為顯赫的氏族。

        甚至寂家曾經有人擔任過北玄宗的宗主。

        吼!

        這時,一些妖獸也發現了他們的出現,十幾頭玄陰天蜈當即便向此遁來,口中吐出玄陰毒霧,那蜈鉗鋒利,如同剪刀一般向著前方交叉而來,巨尾也攪起一臉浪潮。

        雖然是簡單,蠻橫的攻擊,可那威力依舊讓人不敢小覷。

        特別是那些毒霧,讓人忌憚。

        天荒玄手印!

        寂無長發飛揚,他雙眸深邃,有著一股荒寂的氣息彌漫開來,卻見得他手掌翻動,一個巨大的法印被凝聚而成,這法印中也蘊含著一股荒寂的氣息,這種氣息讓人忌憚,似乎只要沾上一點就讓人感覺渾身都不舒服,宛若有著生命精氣在流失。

        “好詭異的氣息。”蕭云眼睛微微一動,對這寂無不由高看了一眼,怪不得此人會成為北玄宗的大師兄,那底蘊絕不是張宗藝等人可比,不過在驚訝之余蕭云也是微微松了口氣。

        這寂無越強,對他們這次行動就越好。

        寂無雙手引動,那天荒玄手印便是如同一只巨手向著前方鎮壓而下。

        嗡!

        法印鎮壓而下,有著荒寂的氣息彌漫開來,在那種氣息的肆虐下,那附近的玄陰之氣都竟然開始潰散,似乎有些畏懼這種氣息,可以想象,這寂無的體質該是何等不凡。

        砰!

        一聲巨響傳出,那法印鎮壓而下與之那些玄陰天蜈發出猛烈的交鋒,一股浩瀚的余波也是震蕩開來,在這種波動下,立即有著幾頭玄陰妖蜈被震飛,當中甚至還有兩頭準元丹境的玄陰天蜈直接被震爆,那種力量顯然已經不是準元丹境的純在可以抵擋得了。

        “這寂無好強!”旁邊的萬行山等人皆是被如此厲害的攻勢給震了一震。

        法印看似很平凡,可是寂無這荒寂玄手印卻明顯有著特殊的氣勢。

        那法印中彌漫出來的波動都讓人感到驚訝。

        “不愧為北原的絕頂天驕之一。”方鼎等人都是不由眼睛一亮。

        北原有十大宗派,可是他們的宗派卻還只算是二流,不能與北玄宗相提并論,以前他們也只是聽過寂無之名,并不知道其實力到底如何,如今看來他們心中也有了一個底。

        隨意出手就有如此氣勢,若他竭力一戰那又該何等驚天動地?

        跟隨這樣的人物想必也有著幾分機會可以走到最后。

        想到這里,這方鼎與陳千嵐等人心中又多了幾分戰意。

        “這寂無的確不凡。”那城墻上的安七夜與褚培元也是微微點頭。

        蕭云眸光一凝,也不在保留,在他身上一股炙熱的氣息波動彌漫開來,手掌中天炎戟隨之浮現,他雙眸一動,手持著長戟便是向著前方殺去,目標直取那獸群所包圍的蓮臺。

        如今群獸出手,那蓮臺光芒暗淡,隨時有著潰散的跡象,蕭云心頭感到不安再也不想耽擱了,在他化為一道火光掠向前方時,那方鼎等人都是微微一愣,感到有些驚訝。

        吼!

        見蕭云掠來,前方兩頭虎鱷獸怒吼,當即便是揮動著巨爪撲來。

        這虎鱷獸一頭有著元丹兩重,另外一頭則有著元丹一重境。

        與此同時,還有三頭元丹境的玄陰妖蝎也是從側面向著蕭云偷襲而來。


  http://www.plgasb.live/files/article/html/19/19054/918658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lgasb.live。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广西快三豹子最大遗漏